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47章 认罪

等秦琼从前厅出来时,这事就已基本没事了。

可晚上吃饭时,桌上就只有秦老爷和秦琼。

这不影响秦琼的食欲。而事情一但撂定,秦老爷这心也放下了。

加之早上与女儿推心置腹的交谈之后,反倒让他对这个女儿亲近起来。

结果就是,这两人居然在桌上好好的吃完了这一顿晚饭。

期间秦琼更是对早上雷捕头一副帮人挖坑自己跳的行为进行了一顿调侃。

‘真是可爱!’这词,吓了秦老爷一跳。

可回头一想,也觉得雷捕头今天的行为好像也是有点呆,反正也没外人,索性一起笑起来。

吃过了饭,秦老爷就把纪福叫了进来,想问一下纪家老夫人的病情。

却没想到先是被纪福那被人打紫的脸吓了一跳,再就是纪福见秦老爷,立即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

“姑老爷,您快让小姐回去吧!老夫人真的怕是不行了!”他的一句话立刻把屋里刚刚好起来的气氛打得稀巴烂。

“怎么回事?快说”秦老爷和秦琼同时问道。

“前几天老夫人也不知怎么,去了外面一晚上没回来,第二天还是三少爷给背回来的。可人一回来就是晕死的,请了几个大夫,都不醒......”

纪福一面哭,一面说着:“后来就开始发烧说胡话,一会让三少爷快跑,一会又说什么纪家不怕什么的。再后面几天,嘴里就叫着大小姐的名字.....”

“大夫说,怕是不行了,让老爷准备一下,老爷这才没办法,让我来接小姐的……”

秦琼低头眯起眼睛想了一下,想起来了,小姑娘是知道的,所以才不顾一切的要回去,对白氏的恶语相向也正是由此而生。

“那后来哪?”秦老爷问道。

“本来......”

纪福看了一下秦琼“本来是要走的,可前天突然来了两个下人,一句话不说就打我,还抢走了老爷给我接小姐的盘缠,又把我捆起来关了起来,我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抢了你的钱?多少?”秦琼此时突然问。

“啊!五十多两!”纪福愣了一下。

“很多吗?”秦琼此时却转头看向秦老爷。

秦老爷显然愣了一下,但马上就明白了过来。抬头对外面的叫道:“秦进!去请雷捕头来!快!”

又转过头对纪福问道:“你现在怎么样?要不要找个大夫看一下?吃过饭了吗?先起来说话”

秦琼不禁暗笑,这个秦老爷还真是反应够快的。

她看一些古言小说,知道在古时有时几两银子就能买一个人了。

这五十多两,对于官宦人家来说不算什么,可对两个下人来说,那可就是一大笔钱了,大到足可以以性命相博了。

雷捕头来的很快,也带来了消息,这徐二怕是真的疯了。

一直叫着有鬼,直到他过来时,别说问案情了,就是往他边一站都能吓的晕过去,一晚上了还没说句完整话哪。

“现在倒是知道了这两人为何起了争执,纪福!”

此时的秦老爷终于又有了平日里当堂大老爷的威仪。

“告诉雷捕头他二人从你那里抢了多少银两……”

后面就简单多了。

秦老爷让人写了诉呈,纪福摁了手印。让人先去搜了那肥六的住处,找到了三十多银子,与徐二身上的银子一对,刚好上了五十多两。

这与雷捕头分析的案情刚好对上,当下就定明了这案子的来龙去脉。

明日就能定案了,雷捕头高兴的走了,他也不用去牢里问案了,案件已明!

见雷捕头已走,秦琼从后面走了出来,看了一眼还一脸懵像的纪福轻声道:“你的伤没事吗?明天能走吗?我想早一点回去见外婆”。

“啊?没事,没事,我没事的,是,是啊,小姐我们快些回去吧”纪福这会子倒是不哭了。

“既然是老夫人病重,琼娘是要回去看看”秦老爷沉吟了一下道。

“这样,琼娘你先回去,到时送个信回来,要是真的......为父也要过去的”

“要是老人家吉人天相,你也多住几日,我这边还要与下任做交接,也要一两个月,到时,我去赢州接你,我们一起进京就是”

不是吧!秦琼真是没想到,刚才还是她自己上京呢,这会就变成了老爹亲自去接了。

这待遇,这亲情感染的她居然热泪盈眶了。

“好了,好了,别哭……”秦老爷体贴的轻轻拍拍了秦琼的肩,温柔的说道:“明天要是起程,还要收拾一下,又要起早,快去歇着吧”

秦琼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再仔细的告诉秦大人,这个没出息的,人家说了几句好话,就泪眼涟涟的不是她,是她!

天啊!说不清了!

算了,也不是什么坏事,好歹自己现在就是这个人了,一个小女子低调一些,也没什么……

出了前院,在院门口又同纪福交代了一些明天出发的事情,秦琼这才慢慢的向自己院子走去。

秦家的院子并不大,转过了几个回廊,就到她的院子前了。

不过,她一直在想事情,就让玲儿走到前面,自己慢慢的跟着。

这一天过的,比她以前一年过的都热闹。

“小姐……”

前面的玲儿突然停了下来,轻声叫着她,又向前递了一下眼色。秦琼向前面一看,见自己院门前面,站着一个素衣的少女,手里还提着一个食盒。

她眯起眼睛仔细看了一下,是白蕊娘。

对于这个白家来的亲戚,小姑娘本身好像没有什么印象。不喜欢,也不讨厌。但秦琼记得,前者有过几次的接触,都是白蕊娘主动示好的。

好像两个人谈过一些诗词方面的事情。这也是秦琼断定那份情书是这个女人所为。

而秦琼对她的印象则是,好像一个电影明星。

因为白小姐也有一个过于饱满的额头,细长但好像会说话的眼睛,还有,就是有点显老......

秦琼记得白蕊娘好像只大她两三岁,可怎么看上去像是奔三十的样子呐。

此时,白蕊娘也看到了秦琼。

此时正是秋末,早晚已经有些凉了,晚风已经有些寒意。白蕊娘就站在院门口正中,正迎着风口,晚风中她的衣裙与长发都在风微微的摆动,看上去倒像是在风中发抖一般。

秦琼看了一会,才一步步的向前过来。

白蕊娘还是直直的站在院门口,有些绝然,又看上去有那么一些悲怨。

她显然是在等她。

秦琼不由的佩服起这个小女子来,刚刚在内堂她就那样绝绝地,在众人面前承认一切的主使都是她所作。

这会子这个行凶之人,居然敢来到被害者的面前,还一副绝然悲壮的样子,这是......那出啊?!

秦琼慢慢地走到她面前站住,看着她没说话。

她倒要看看这位表姑娘要做什么。

“我会给你一个交付”

白蕊娘鼓起勇气开口了:“一切都是我所做,与姨母和玉娘无关,你要恨,就恨我吧”。

开了口,下面的话好像也就好说了。

她急急的说着:“可我没想到下人中竟有如此龌龊歹毒之人,这绝不是我有意为之......”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知你恨,你应该恨,我知道!”。

秦琼眯起了眼睛,她不禁佩服起来这个女子了。

刚刚在前面她只说她醒了,就回自己院子啦。可这会这个女子竟然已经想到了后面可能发生的事情,并且直接来摊牌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