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53章 真正的秦琼娘

“知道,知道,你不是故意的……”看到小姑娘要哭,秦琼赶忙安慰。

“对了,我觉得你的那两个丫头可不怎么样,你出事,她们只要有一个能为你多做一些事,你后来也不会那么危险”

秦琼忙扯开了话题。

“你在外院躺着,她们却只顾着让玲儿去给她们找药,也太不把你放在心上了吧。你们这的人不是很讲究忠心的吗?你外婆怎么会给你选了两个这样的丫头?”

“这......她们不是外婆给我选的”小姑娘果然不哭了。

“外婆也说她们不是最好的,怕是伺候不好我的。可是,她们两个自小就跟着我,要是我不带着她们,她们可能会被舅舅们送了人去。所以,她们一求我,我......我就要了她们”

“送人?你舅舅老是送人丫头吗?”

“也没有,只是听她们说,前些年好像有过,所以,她们才来求我,要同我一起来父亲这边”

“她们说,你就信?”秦琼真是无语。

“你还真是好骗啊,你都没问问别人,就信了?你就没想过,是她们想同你来这边,不想待在纪家了,才这样说的?”

“我......我想过的,纪嫫嫫也说过的。只是,那又怎样,她们只是不想待在外婆家了,想换个地方,我也能帮到她们,我想也没什么吧”

小姑娘开始绞起手指来。

月白色的手指,绞在一起,根根白皙细长的手指再加上小透明的效果,秦琼不禁上前握住她的手,想好好安慰一下她。

可一握上她就松开了,倒不是她害怕是灵体,而是......太冷了!

“咳咳......就是这样,那也差不多一点啊。这两个,一点都没为你想过,只想着占你的便宜。你想想,要是那天不是我在,那个胖子,会对你做什么事?”

这一提,小姑娘眼睛顿时立了起来,恨恨的道:“真是恶人,死了也是活该!这样的人应该打入十八层地狱!还要用火烤,还要拨舌,还在下油锅,还要......”

“行了,行了,反正人也死了,肯定好不了啦,你放心吧”

秦琼差点没笑出来。忙拦住她那义愤填膺的小话头。

这会子厉害上了。

“可说到底,你二娘决没想过会让你遇到那种事。你想想,要是你真的出了那种事,你老爸定然大怒,她还能好了?”。

“所以,她主观上绝没有想过要害你,把你放到客房,也是因为你已经……为了尽早送你出去”

“可你自己的丫头,明知你在那里,晚上居然自己疗伤,在自己的院子里睡觉,都没想过要去看看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这样的丫头,你要来做什么。你尽了主仆之情,她们可有想过要做到主仆之责?”

小姑娘低下头,瘪了一下嘴:“我知道了”

秦琼看着她笑了。

“小小年纪,冲什么老大啊,你自己尚没什么能力,还想关照别人……”秦琼说完不禁笑了起来。

小姑娘一听这话,气得一扭脸,又不理她了。

“小姐,怎么了?”外面突然又传来玲儿的问话声。

“唉,我不是让你回去休息吗?怎么还在外面?”秦琼一愣。

刚才她明明让玲儿走的呀。

车帘拉开,玲儿那张小雀斑脸探了进来。

“嘿嘿......我不累,小姐。我怕您一会再叫人不方便,就没回去。我同纪福哥哥学赶车哪”玲儿愉快的说着。

“是吗,好,真乖!我没事,我在里面看书呢,有一处很好笑,就笑出声了。没事,不用管我。有事我叫你”

“好的,小姐,纪福哥哥说再有半天我们就能歇脚啦,秦管家已经让人先去打点了”玲儿欢快的说着。

看着玲儿缩回头去,秦琼又转头对小姑娘轻声道:“看到了吗?这个才是你应该护着的丫头”

“那两个,现在还在你府上养着呢。你走,她们都没出来送一下,摆明了就是欺你善良”

“你想说什么?她们受伤了?我告诉你,昨天,环儿还去前院找纪福往家里捎东西。却没有过来看一下你怎么样了。佩儿来房里,不是因为你回来了,而是蕊娘的粥太香了。你呀你!”

小姑娘听着听着,又咬着嘴唇不说话了。

秦琼又说:“所以,我刚才给了你二娘一封信,让她在那两个丫头伤好了一些后,送她们回纪家,不要带去京城了”

小姑娘咬着嘴唇不说话。

过了一会,秦琼觉得差不多,状似没事的似的问了一句:“你为什么不走啊?”

“去哪里?”小姑娘抬起头,纯真的如同天使。

“就是.....你......知道不知道,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这要秦琼怎么解释啊,说你死了,应去该去的地方,不要总是飘在我边上吓我。

“是你把我挤出来的呀”

“......什么!\"

第五天快到傍晚的时候,秦琼他们的马车进了赢州的地域。

赢州只是吴地的一个大镇,它更像是现今的城市,没有城墙。

或者说,它总体上就是一个很大的集市,居民分住在镇边的位置。有点商业区和居住区的感觉。

纪府就在这个城镇最好的一个居住区中。有着一座很大的宅院。

此时,秦琼同小姑娘一样,一左一右的通过随风掀起的窗上的帘子,看着外面的街景。

小姑娘很兴奋,秦琼却很苦恼!

在同小姑娘后面的聊天中,她基本知道了以下事实:

1,她从天而降,硬把小姑娘砸晕,还占了人家的身体。

2,人家小姑娘根本没死,所以,也没办法投胚转世。所以,小姑娘只能跟着这具身体行动,也就是说她去那里,小姑娘也只能去那里。

还有,小姑娘很善良,非常的善良。

她很爱自己的外婆,舅舅,表哥,妹妹们。

她很想念母亲,每到她母亲的祭日,她就会去母亲灵前坐上一天,同母亲聊聊天。

她尊重并爱戴自己的父亲,想得到父亲的关爱,也想对自己的妹妹好,可是这个小妹妹一点都没一个好女孩该有的娴婉淑仪的样子。

她是想好好教她一下的,可她又不肯好好学,所以,她生气了,不理她了。

她知道佩儿爱拈小,环儿自私,做事也不尽力。

可她一想到小时侯她们两个战战兢兢的走到她面前的样子,就觉得人家身世已经很可怜了。

而自己虽然没有了母亲,可却有外婆,舅舅,还有哥哥们这么心疼自己。自己还有爹爹,还有妹妹,相比之下,她们太可怜了,所以,要对她们好一点。

还有,其实她看过很多书的。她不只会绣花,会理账。也会弹琴,画画,还会写诗,只有写的不好,不好意思拿给人家看。

她还学过做一些菜品,都是一些上得菜谱的名菜。

这些女儿家应学的才能,她都会,只是,好女孩才不会显于人前,要内敛,要端庄。

所以,秦府的人竟都不知道,要不是那幅送到未来婆家的大幅绣品,她还真是‘藏于闺中人不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