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74章 取件

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男子走了出来。

这男子长得不错,身材高大却又有着一股子书卷气。

他的脸上已经有了胡子,能看出有些风霜的痕迹啦,此时他的眉头紧紧的锁着,看上去整个人很是阴沉。

秦琼觉得这个人有点面熟,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正在那想哪,那个人突然站住,转头向她这个方向看来,秦琼吓了一跳,难道对方看到她了 ?

不可能啊,她试过很多次了,除了小姑娘,其他人都看不到她。

“殿下,外面有人来了,您还是从后面走吧”刚才出去开门的下人又跑了回来。

那个人收回了目光,对着那个下人点了一下头,跟着来人向后面走去。

秦琼愣在了那里一会,想了想,没有进去,只是从已经打开的门向里面看去。

里面是一个很大,但很空的屋子。

屋子的正中间摆着一张桌子,旁边只有一张椅子,上面坐着一个穿着银白色官服的男人。

他低着头一动不动,屋里的窗子都关,现在已是十月,屋里也没有火盆,加上空旷,大白天的,都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那个下人很快就回来了,站在门口躬身对里面的人说道:“人送走了,外面吴王的人到,现在请吗?”

里面的人尖着嗓子说道:“呵呵,嗯,请吧”。

这人说话时,好像只是动了一下脸皮。

秦琼立刻窜了回去,这个地方小萝莉不能来,她会吓坏的。

回到车里,小姑娘果然乖乖的坐在那里。

秦琼从后面环住她,在她耳边轻声说:“好了,放松,闭眼”

小姑娘立刻闭上了眼睛。秦琼也回到了这个身体里面。

“一会跟着我,不要怕,知道吗”

“嗯,好的”。

她们刚换好,外面郭嫫嫫就在外面请小姐下车了。

秦琼稳步走下了车,随同郭嫫嫫一起向大门走去。

到了门口,她才发现,刚才可能是视角的问题,她都没看出来,这个的开门的下人很是不俗。

可能因为他是一个太监的关系,他脸上有明显的阴柔之气,但是,这人非常的愧悟,拱手时,双臂隆起,好像都能把袖子怅破似的。

她不禁一皱眉,但还是听了郭嫫嫫的话,让护卫都在外面等着。然后,只有她和郭嫫嫫跟着那人进去了大宅。

果然,还是刚才的路线,她们向左侧那个空屋子走去。

到了门口,那个下人打扮的人没有进去。只做了请的手势,就退走了。

郭嫫嫫向秦琼点了一下头。秦琼迈进了这个屋子。

她进了屋子,走到离桌子还有五六步的距离时就站了下来。

这人看上去很大年龄了,但因为脸上没有胡子,头发也被帽子遮着,秦琼无法判定这个人的岁数。但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很不好,

这人坐在那里,半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似的。

“吴王府郭氏史娘,参见大监!”郭嫫嫫此时已经跪倒叩首行礼了。

那人慢慢张开了眼睛,看着秦琼。

他的眼睛很浑浊,空洞无光。

“哈!吴王真是好大的架子啊,这么重要的东西,竟然让你们来取,还真不把皇上放在眼里啊”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但还是很尖。同他年老的样子完全的不匹配。

“不敢!回大监,吴王不知您在宫里还是在家里,所以才让我们过来。吴王去了宫里,还请恕罪!”

“是吗?只怕是想进宫再见见皇上,求个保证吧”

“回大监。不敢!王爷只是不知王大监此时不在宫里”郭嫫嫫一直跪在那里回着,头都不敢抬。

“那么你?又是谁呀?”那老太监对秦琼问道。

秦琼先笑着对那个人行了一个礼,然后说道:“你好!我是来替吴小王爷取东西的”

说完又把吴王的印章递了过去。

老太监伸手接过印章看了看,又抬头说道:“取东西?你?就凭这个?”

老太监的口吻很是不善。

“要不,我写个回执给你?”

秦琼仍然笑着说:“又或者你想要什么样的凭证?你先说说看,我真是吴王派来的。你说一下条件,我来想办法,好不好?”

“......”老太监看着他没说话。

郭嫫嫫却抬起了头,有点吃惊的看着秦琼。

“郭嫫嫫!你们吴王......”老太监尖着嗓子看向郭嫫嫫。

“你先别埋怨她,我不是他们吴王府的。所以,郭嫫嫫不对我的言行的负责”

秦琼打断了老太监对郭嫫嫫的质问。

“我是吴小王爷,思之量久,想来想去,觉得最适合的人。所以,你有事可以同我讲,你的条件,我一定想办法满足。你说吧?”

“......呵呵,姑娘好胆识,既然王爷信得过姑娘,让姑娘过来取东西,那就是说姑娘同王爷的关系不一般了。咱们也不敢不信,但姑娘总要拿出一件证明是王爷的人的东西来吧。总不能就拿一个章子就把东西取走吧?”

“这样啊......”

秦琼从脖子上取下了那个玉件。

把红绳扣在手上高举着,往前走了几步,到了那太监的面前,让他看清那红绳下面的玉件。

“您看这个可以吗?”

那老太监坐在那里伸长了脖子仔细的看了那东西一会,又抬头看了看秦琼,又看了看那玉件,慢慢站起来。

他对着秦琼躬身行礼道:“奴才王得顺,见过姑娘”

“您别客气”秦琼还是笑眯眯的:“现在信了吧,还要什么,您说?”

“不敢,本就是应该奴才送去的,只是奴才实在是老迈,难以前去,还让王爷亲临,都是奴才的过错,还望姑娘能在王爷面前美言几句,替奴才告个罪,求个宽恕”

老太监低着头,慢声说着。

“王大监客气什么啊,美言必须的!岂止是美言啊,东西我拿回去,王爷肯定是要大谢您的。到时,只怕我们还要请王大监美言几句呢。对不对,郭嫫嫫”

“啊……是,是,还请大监多多提携!”郭嫫嫫立马应声。

“诶哟!这话怎么说的,郭嫫嫫真是老糊涂了,当着姑娘的面,在王爷那,哪有咱们说话的份呀,哈哈......”

老太监的脸上这时竟添上了几分笑意。

可这笑声......真难听!

秦琼差点没崩住笑脸。

“既然王爷信得过,奴才有什么相不过的呢”说着,那老太监从怀里拿出一封信来,双手递了过来。

“还请姑娘亲手转交王爷,奴才这先恭喜王爷了!”

“谢谢您了!”

秦琼先施了一个礼,才双手接过了那封信。

看了一下。信封很大,但很薄。封口上面压了一个正方形的印章。

正面写着“御赐亲启”四个字,就没别的啦。既没有抬头,也没有落款。

她又抬头询问式的看了看那老太监。

这什么意思?这就完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