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16章 圣月国

“本宫到要看看谁敢动他一下,忽然一声清雅、冷静的声音传了过来,一直低着头的灵儿抬起头看着众人,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呆住了,天哪!好美,这是此时众人心中共同的一句话。

萱贵妃看着灵儿绝美的脸孔,倾国倾城尚不足以形容的姿容当真是嫉妒万分。

“你是什么人,见到两位贵妃不但不请安让座,还敢继续坐在位子上,难道不知道现在这样是要处以宫规的么?现在在这里只有贵妃娘娘可以称为本宫,你自称本宫本来就已经是大不敬了。”颜妃一看到仍然坐着仿若神仙一般气定神闲的灵儿,顿时就开始出声刁难。

“呵呵……一个小小的贵妃,又不是皇后,本宫还不放在眼中,这个世上敢让本宫给他让座的人还没有出生呢!”就连他们皇上她都不甩,一个小小的贵妃,我倒要看看她是凭着什么嚣张的,灵儿看着站在面前的几人,瞥了下性感的小嘴,冷笑一声,凭他们也想要同她斗,看我怎么玩死你们,不让自称本宫是么?我就偏称给你们看。

“想必这位就是皇上已经公布了灵妃妹妹的身份,但是毕竟没有正式的册封,可是就算皇上再怎么宠爱你,也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不管怎么说在这后宫之中是本宫同花贵妃在掌管,你们私自上花亭,本来就要受到惩罚的,妹妹刚进宫可能不知道,但是这个小宫女却明知故犯,不罚她怎么向后宫的嫔妃们交代,华姐姐说是不是啊?”萱贵妃若有所指地说灵儿不懂规矩,再怎么样受宠现在在这皇宫之中也是个没有地位的妃子而已,而她毕竟还没有册封,然后转头把在一旁看好戏的华贵妃拉下水。

“后宫的规矩是不能够有特例的!”华贵妃冷然地说。又是后宫规矩,后宫的章法之类的,难道他们这些掌管后宫以后就可以随意的处置别人了么?

“听到了,还不掌嘴,谁敢阻拦,一并责罚!”萱贵妃一听到华贵妃的话,连忙让彩云与彩月上前去掌嘴。

“是!”两人仿若是地狱而来的恶鬼一般,逼近小蝶,小蝶吓得早就已经失了魂。

灵儿仍是不急不慢地喝了一口泉水之后,才微微再次抬起头“本宫想要问一下两位贵妃,你们圣月国的后宫可以随意责罚他国贵客么?”

“是不被允许,但是本宫责罚的只是圣月国皇宫的一个小宫女,而这里也没有其他国之人,灵妃可是皇上的妃子!在本宫面前自然不能够自称本宫”华贵妃重要再次开口说道。

“贵妃姐姐不要生气了,毕竟是没有见过世面的青楼女子,被皇上宠幸了两天,就以为后宫是她的天下了呢!”颜妃冷瞥着灵儿说,不就是长了一张好皮囊么?有什么了不起的,早晚她要毁了她,看她还如何的勾引皇上。

“是啊!一个小小的青楼女子也敢妄想要称霸后宫,她同曾经是玄武国公主身份的贵妃娘娘实在是差太多了。”亭贵人故意地提醒灵儿她在怎么得宠也只是一个青楼女子,不要妄想要魅惑君主。

“青楼女子,这两位满脸丑陋,一身臭味的想必就是从哪里出来的吧!不过看你们眼小如缝,鼻大如塌,嘴大如飘估计若是真的有哪个青楼敢要你们还真的是勇气可嘉啊!毕竟光是两位的这一番尊容也不是常人能够比拟的啊!”灵儿说完还故意的皱了皱鼻子,表示他们真的很丑“小蝶你去帮本宫求个符来,恐怕今天看了太多不干净的东西,会做噩梦的。”

“哦!是,小姐”小蝶没有反应过来,只知道小姐好有气魄哦,当场想要领命真的去求符。

“该死的贱丫头,看我不打死你。”颜妃与亭贵人一听到灵儿的话,就恼羞成怒,没想到这女子这么的牙尖嘴利,在一听到那名小宫女竟然都敢骑到她们的头上来了,就怒骂道。

颜妃更是趁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上前去一巴掌打在了小蝶的脸上,小蝶一下子被她打的脸歪到了一旁,而且嘴角同时也渗出了鲜血。灵儿一看,眼神变得犀利了起来,“啪”又是一巴掌,在众人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颜妃的脸上就已经多了一个五指印,出手的正是灵儿,而所有的人都没有看到她是如何出的手。

“你竟然敢打我?”颜妃不可置信地说,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更是使得她的脸肿的像个馒头。

“本宫已经打了不是么?”没有人可以当着她的面去打她认可之人,灵儿拿出一瓶药膏,轻柔地涂在了小蝶的脸上“明天就会消退了,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容貌,以后可不能够在让疯狗给随意的打到了。”小蝶在灵儿把药膏抹到她脸上的那一瞬间,只是感到原本火辣的疼痛,瞬间被一抹凉意给侵蚀了,疼痛感也在一时间消失了,在听到灵儿的话,感动的眼泪直流,从来没有一个主子会像小姐一样这么的对待自己的,不但疼惜她的受伤,还替她出气。在她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一辈子都好好的伺候小姐,从今以后小姐就是她的一切。

“小姐——”

“乖,现在不要开口说话。”灵儿的声音轻柔且带有诱惑,使得小蝶乖乖地闭上了嘴。

“灵妃,现在你虽然得宠,但是不要忘记了这里可不是你的天下,而且皇上的宠爱也不会只有你一个人的,不要以为自己得到了两天的独宠就当自己是这个后宫中的主子了。”华贵妃冷声说道,现在后宫是她在掌权,还不允许有任何人爬到她的头上去,这个女人将是她最大的障碍。

“那是谁的天下啊?难道是你这个虚伪做作的女人的么?不管以后本宫会不会失宠,但是现在我知道皇上爱的是我,而本宫最讨厌的就是自己的东西被人给惦记,所以看样子为了能够独霸君宠只有吧你们全部都除掉了。”灵儿说这话的时候神情仿佛在说‘今天的天气真好啊!’完全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阴狠,但是所有的人都不自觉地暗抽了一口冷气。

后宫之中人人都想要成为后宫之首,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像她一样这么毫无顾忌,且是明目张胆地说出自己的目的。更没有人胆敢当着贵妃的面说她虚伪做作,同样也没有人胆敢把皇上形容成为东西。这个女人不是太无知,就是太有自信。

华贵妃本来想要说她只是痴人说梦,天真无知的可以,可是看着她眼中闪耀的智慧以及对于她们这些人的不屑,知道是自己小看了她,这个女人绝对不像她外表表现的,光是能够让皇上让她入住干乾宫这一条,就可以看出她的不简单了,而她出手打颜妃的那一巴掌,更是快、准、狠让人是完全防不胜防。

“灵妃是不是太嚣张了,在这个后宫现在还是本宫同华贵妃在掌管的,既然这样的话,那本宫今天就要为宫中清理门户,把灵妃抓起来,打入刑堂,听候发落。”萱贵妃怒声呵斥道,这个女人不得不除。

“小姐,你们不能够抓小姐。”小蝶一听连忙挡在了灵儿的前面,妄想要以她单薄的身躯,抵挡这些人。

突然之间灵儿娇媚的一笑,看得众人都吃惊不已,同时也都迷惑于她的美丽之中,那样子仿若是百花全部都盛开一般,更有一股迷人的花香之味“相信我,你很快就不是了。”

“你,给我抓起来,抓起来。”萱贵妃怒急地指着灵儿大吼道,她好不容易坐到今天的这个位子,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想要破坏,华贵妃也不说话,只是看着萱贵妃与灵儿的争斗。

“你想要把谁抓起来啊?”轩辕辙一上花亭就看到萱贵妃手指着灵儿的样子,阴冷着声音说道,好大胆的女人,竟然敢趁他不在欺负灵儿,虽然他知道只有灵儿欺负别人的份,她是绝对不可能会被欺负的,可是看到他们妄想要抓灵儿的情景,仍然觉得十分的恼怒。

“皇上吉祥——”

“奴婢参见皇上——”

“臣妾给皇上请安”众人一看到上来的皇上,连忙都跪下请安。只有灵儿仍是坐着不动,只是赏了他一记冷眼。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在这里吵吵闹闹的?”轩辕辙看着嚣张的萱贵妃冷声说道。

“皇上,你要为臣妾做主啊!”颜妃一看到皇上,梁莽就要投入他的怀中,向她诉苦,可是在还没有碰到一角的时候,就看到皇上的身影一移动,使得她差点扑了个空,幸好被后面的琴妃给扶住了。

“怎么回事?”轩辕辙倒想要听听灵儿做了什么?

“臣妾只是想要同灵妃妹妹促进一下关系,没想到妹妹她不但出言侮辱。说皇上是她一个人的,不许我们惦记,还要除掉我们所有人,臣妾倒是无所谓,但是两位贵妃怎么说也是千金之躯,掌管整个后宫的,岂能够如此的让人给侮辱了。可是我们知道妹妹只是刚进宫,但是见了贵妃娘娘不但不行礼,还坐在正位不让座,臣妾只是说了两句,就平白的被妹妹给赏了一巴掌。”颜妃看着脸色越来越阴沉的皇上,知道灵妃犯了他的大忌,不但恃宠而骄,还善妒,这些都是不被皇上给允许的,现在竟然见了皇上都不下跪,仍旧坐在主位上,看这次你还死不死。

灵儿是连理都懒得理这个白痴,继续喝着她的茶水,拿出让小蝶准备的糕点,细细地品尝了起来“小蝶你也尝一块吧!味道很好吃的。”灵儿拉起仍旧跪在地上的小蝶,把她放在她旁边的座位上,拿起一块糕点填在她的口中,小蝶不敢抗拒,也不敢吃下,呜呜,皇上的眼神好可怕哦!

“怎么不合口味么?”

“不是的,谢谢小姐,娘娘”看着皇上递过来的冷眼小蝶连忙改口。

几人看着灵儿依旧故我的神情,再看着皇上越来越阴沉的脸孔,看着她们两人,都不由地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你打了她?”轩辕辙对着灵儿问道。

“皇上……妹妹不但打了臣妾,还说这个世上没有人有资格让她起立请安,以及让座的,现在她见了皇上仍是这样,皇上,你知道臣妾没有说谎了吧!她竟然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简直是目无王上啊!”颜妃一看就可是添油加醋地说,希望皇上能够一怒之下致死她最好。

“是啊!我打了她。”灵儿淡淡地说。

轩辕辙一听连忙阴着脸走上前去,捉住了灵儿的手“你怎么可以在此出手打人呢,万一伤到手怎么办,下次再想要出手,告诉朕,让朕替你惩罚,别伤到了自己的手了,不然,我会心疼的。”轩辕辙看着她有些发红的小手,心疼地说,然后狠狠地瞪了颜妃一眼,怪她的皮太粗糙,不该伤了她宝贝的小手。

颜妃一听到皇上的话,是彻底的惊呆了,这是什么和什么啊?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皇上不但不心疼她的脸被打,竟然会心疼她怕她伤到了手。

“皇上,灵妃见了贵妃不不但不行礼,殴打妃子,目无皇上,甚至私自上花亭,让丫鬟弄污泉水,每一项都是大罪,绝对不可以宽恕的。”萱贵妃一看皇上不但不惩罚她,竟然还包庇她,顿时心有不甘地气愤说道。

“你们还不配得到灵儿的行礼,连朕都不敢让她让座,你们配让灵儿让出来的座位么?一个花亭算什么,只要灵妃喜欢,这个御花园都可以让她一个人游玩”就怕她不稀罕,轩辕辙抱起灵儿把她放在了自己的腿上,然后细心地喂她擦去唇边的糕屑,然后又喂了她一口点心。他当然不需要灵儿让座,而是直接霸占她的座椅,让她坐在他的腿上。

“皇上,你这样宠溺灵妃,会造成后宫的不满,宫中的礼仪是绝对不能够废的。”华贵妃严肃地提醒皇上宫中的礼仪,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呵呵……华贵妃你是以什么身份接受本宫的行礼呢?是要以圣月国的贵妃身份,还是玄武国的公主身份呢?”灵儿突然娇俏地出声说道。

“本宫现在嫁于皇上,自然是以皇上的贵妃身份。”

“呵呵,那恐怕你就更没有资格得到本宫的叩拜了,因为本宫将会是圣月国的皇后,你一个贵妃够资格得到本宫的参拜么?”灵儿慵懒地躺在轩辕辙的胸膛,妩媚地开口,有谁听到一国之后要向一个贵妃行礼的么?轩辕辙一听到灵儿自称他的皇后,顿时激动不已,呵呵一个妃子要的还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可是灵儿就是不要接受,已经又说了几天都不答应做他的皇后,没想到她今天竟然会自己承认了,怎能够不让他激动万分呢!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自称皇后。”萱贵妃一听,情绪有些失控地说,皇后的位子是她的,绝对不能够让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给抢了去。

“圣月国的大臣是绝对不会允许你这个青楼女子成为一国之后的。”

“谁告诉你们灵儿是青楼女子的。”轩辕辙一听到她们说灵儿是青楼女子,顿时脸色阴寒地说。

“呵呵~本宫还是第一次被人称为青楼女子呢,有意思啊!”

“灵儿——”轩辕辙以为灵儿会不高兴,连忙看向她的脸色。

“我百灵圣主岂是你一个小小的妃子可以侮辱的,皇上你说你要怎么处置呢?若是本宫不满意,我们这个龙月国可是都会不同意的哦!本宫更是会不依的。”灵儿不但没有露出受伤的表情,还轻松地丢了一颗炸弹。

“百灵圣主,龙月国的传奇——”华贵妃与萱贵妃一听到灵儿的身份,都呆住了。

谁人都知道龙月国的百灵圣主有多尊贵,她是整个龙月国的神话,是人们心中的神,更是龙月国上下的宝贝,就算她是玄武国的公主以及圣月国的贵妃,也不敌她的千分之一啊,再说现在龙月国是几国中最强盛的一国,它的财富连圣月国都不敌。

“怎么,本宫有资格做你们圣月国的皇后么?你们还认为自己有资格得到本宫的叩拜么?”

“灵儿,你真的要做我的皇后么?”轩辕辙不敢置信地问道。

“你若是不喜欢的话,我可以走啊!”这个傻蛋,有必要当着他的妃子的面这么兴奋么?

“不行……我高兴还来不及,灵儿终于是我的皇后了,我现在就去公布天下,我要举行隆重的封后大典。”在灵儿的面前他永远都不是皇上,也不会用’朕‘这个称呼,只是一个爱她的男人,想要多在心爱的女子中多占一下地位。

自从琴妃一见到灵儿的瞬间就知道自己是彻底的输了,原来皇上不是感情淡薄,而是没有遇到让他沸腾的人。而是灵妃绝美的五官,让她知道自己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代替品,皇上每次来到玉兰宫听她弹琴的时候,她都感到皇上在透过她看另一个人,可是她总是自我安慰是自己想的太多,可是在这一刻她再也无法自我欺骗了,只有黯然的离开了。

几人听到灵儿的身份一时间,是嫉妒又无奈,没想到他们竟然会遇到这么一个对手,注定了她们会输的一败涂地。

当年皇上为了她甘愿奉献半壁江山,虽然后来龙月国并没有真的收去他们的半壁江山,可是却在圣月国造成了足够的轰动,各国之人更是把百灵公主给传为了神话,看样子只要她的一句话,甚至要皇上解除后宫,皇上都会毫不考虑的点头的。

这也让众人知道四年前皇上回宫之后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了,因为他的心早已经不再了这些人身上,灵妃的美与她的狂她的傲她的自信,与智慧都会是圣月国皇后的不二人选。

华贵妃的落寞,萱贵妃的不甘,琴妃的黯然,与颜妃与亭贵人的沮丧,都落入了灵儿的眼中,她绽放了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

说她坏也好,说她卑劣也好,没办法,她就是个坏女人,喜欢看到别人痛苦的表情,更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轩辕辙知道灵儿的劣根性,也只能够无奈地笑了起来,只要她高兴,他不介意为她负尽天下人,因为他也是个自私的男人。

<呤咡叮当>手打

第三卷第十二章

“不用这么隆重吧!”听到轩辕辙这样说,灵儿怎么感觉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啊?好像这样等于自己跳入了他的陷阱之中,算了,就让他高兴这一次吧!

“对于你,当然要隆重了,我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是我轩辕辙的皇后了,是我一生的最爱。”轩辕辙完全无视另外几个老婆的眼泪汪汪,眼中只有灵儿一个人,使得各个是饮恨不已啊!

“辙……”这一刻灵儿看着他的目光有一瞬间的感动。可是在看到萱贵妃咬牙切齿的憎恨表情,以及华贵妃眼中的凶狠,灵儿狡猾的一笑。

“那他们是不是要向本宫行礼啊?”故作天真的表情问道。

“当然了,你以后就是后宫之首,每个人见了你都要向你行礼的。”轩辕辙温柔地看着灵儿,让她在自己的怀中又调了一个舒适的位置。

“不可以……你们谁也不要想夺得本宫的位子,本宫才是后宫中的皇后,我不会让你们如愿的,本宫可是玄武国的公主。”众人都以为首先爆发的会是萱贵妃,没想到会是一向温柔高雅的华贵妃,她的眼神迷乱,眼中闪着疯狂。

“哼……一个小小的玄武国朕还不放在心上,休想要以玄武国公主的身份要挟朕。”轩辕辙冷眼看着华贵妃,眼中没有一丝往日的旧情,有的只是对于她破坏灵儿好心情的不满,与憎恨,竟然妄想要以玄武国公主的身份威胁他,别说灵儿是龙月国的公主,就是不是她也会是他唯一的皇后。

“我皇兄绝对不会放过你们如此侮辱于我的,一定不会让你立这个妖女为妃的!”华贵妃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高贵,变得有些狂乱了起来。

“你敢威胁朕”轩辕辙的声音更加的阴沉冷然。

“我……皇上,臣妾不敢,皇上臣妾是爱你的,求你不要抛弃臣妾啊!臣妾以后一定会乖乖的听话,再也不惹皇上生气了。”华贵妃突然上前想要把灵儿从轩辕辙的怀中推开,却被轩辕辙抱着灵儿一闪,让她一下子冲力过头,头磕上了石桌,顿时头上肿起了一个大包。

“够了,从今日起华贵妃不再是后宫的贵妃,立即从玉华宫搬入冷宫之中。”

“不要啊,皇上……臣妾不要去冷宫,臣妾不要去冷宫啊!”华贵妃一下子呆住了,没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与伪装竟然全部都功亏一篑了,不,她不甘心啊!

“废话少说,现在朕是一刻也不想要看到你,来人,把她给朕拉下去。”轩辕辙厌恶的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放开我,都是你,你这个妖女,我不会放过你的。”华贵妃怒瞪着灵儿,眼中闪着深深的恨意,一种要把她碎尸万段的恨意,突然她挣脱了所有抓着她的侍卫,一下子拿起桌上的糕点就向灵儿身上砸去,轩辕辙虽然眼疾手快地避开了,没有受到伤害,可是却弄脏了灵儿雪白的衣衫,上面有一片糕点的痕迹。

“脏了!”灵儿看着污渍淡淡地说。

“来人,把这个泼妇给朕打入死牢,明日午时处斩。”轩辕辙是彻底的大怒了起来,若不是自己闪的快那一碟的东西都要砸到灵儿的身体,竟然敢妄想伤害他的灵儿,不可原谅。

“碰”华贵妃是彻底的坐在了地上没想到皇上会这么的无情,为了一个女子竟然不惜斩了她,自古还没有一个贵妃是要被问斩的,皇上竟然做了,她真的是个妖女啊!

灵儿觉得此刻的她同轩辕辙好像是历史上的纣王同苏妲己,也明白了苏妲己为什么这么喜欢折磨那些妃子皇后之类的,因为那种感觉真的很有意思,原来她也有做妖姬的天份,世人都觉得苏妲己是个妖女,是个狐狸精,不过她倒是对她还蛮喜欢的,可以做出这么变态的惩罚人的游戏来,不知道她若是成为妖后是个什么样呢?突然灵儿的玩心大起。

“辙,我想要一个玄武国来玩玩好不好啊!”灵儿表情纯真地说出让人吐血的话来。

“好,只要你想要,我就去给你打一个回来好不好,只要你想要,天下我都可以取来送到你的手中。”轩辕辙表情宠溺的说,就怕她嫌麻烦,不肯要。

“好啊!那我们就去打个玄武国回来好了。”灵儿娇笑着说。

“不——”华贵妃大叫了一声承受不了打击昏了过去。

“没意思。”灵儿看着昏过去的华贵妃无趣地说。

“你呀!就是调皮,走吧!”

“去哪?”灵儿傻傻地问道。

“当然去给你打一个玄武国回来啦!”

“真的么?好啊!”两人看也不看众人一眼就要离开,萱贵妃与颜妃以及婷贵人看到华贵妃的下场后,再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就在要走到出去的时候,轩辕辙突然回头说了一句,使得几人彻底绝望的话。

“吩咐下去从今以后,御花园没有皇后的允许人和妃子不准进入,另外萱贵妃贬为贵人,至于颜妃及婷贵人打入景院。”然后就抱着灵儿离开了,而灵儿有免费的轿子没有下来走路的道理,反正她是个妖后,也不怕别人说什么!

“不,皇上,你不能够这么对臣妾啊!”萱贵妃是彻底的瘫软在了地上,目光有些呆滞,她们今天的一行真的是来错了啊,竟然就这么等于集体打入了冷宫。

“贵妃娘娘,你不要难过,你可以去求太后娘娘啊,太后她老人家一向最疼爱娘娘了不是么?”彩云连忙扶起萱贵妃,现在的萱贵人。

“对,我要去找姑妈,快,我们要娶慈宁宫。”萱贵人跌跌撞撞地向下跑去。

就在要冲出御花园的时候被喜福拦了下来“萱贵人,皇上有旨,让奴才护送娘娘回渲染宫,而且不得踏出寝宫半步。”

“不,皇上不可能如此对我的,我要见皇上,你们让开,本宫要见皇上”

“萱贵人你就不要为难奴才们了,把萱贵人请回渲染宫。”喜福说完,几名侍卫就上前把萱贵人给架了起来。

“你们放开本宫,本宫要见皇上,见太后,不要碰我,皇上……”萱贵人开始疯狂地大喊了起来,可是却没有人理她,喜福使了一个眼色,几名侍卫连忙把她给架走了。

干乾坤中

轩辕辙一回到宫中就立即吩咐人去准备立后的事情,而且要通知各国王上全部都到,将会举国同庆。

两人一路回到干乾宫,轩辕辙不准任何人进入,把门关上后,就抱着灵儿开始猛力地吻了起来,而灵儿也是激烈的回应,两人疯狂地撕扯着对方的衣襟,轩辕辙在吻的双方都快喘不过气的时候终于放开了她鲜红的小嘴,来到了她的脖子,激烈地亲吻着,灵儿的头向后轻扬,发出了媚人的呻吟声。

“灵儿虽然已经感到了欲火难耐美还是要轩辕辙进入内堂的起居室,毕竟他们现在呆的地方正是大厅中,虽然不会有人敢进来,但是灵儿还是不想要在这里。

“放心……不会有人赶进来的。”毕竟他们进来的时候都已经通知

“抱歉,宝贝你实在是太甜美了,我已经等不及了。”轩辕辙说完就把灵儿抱了起来,来到他为了陪灵儿专门设的书桌上,一把挥掉上面的所有奏折,把已经半裸的灵儿放在上面,开始一点点地舔遍她的全身,突然轩辕辙下头

“灵儿,说你爱我,灵儿爱辙快……。”

“我爱你……”

“爱谁?”

“爱辙……啊……辙……唔……”

“我也爱你,灵儿,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轩辕辙每说一句我爱你两人是一直从大厅中,战到休息室,又从休息室到浴室,桌子上、床上、地毯上、藤椅上、浴室中到处都留下了两人的欢爱痕迹。

直到第二天灵儿起床才发现她是腰酸背痛的,而且身体的各处都是红红的吻痕,像是虫子咬过似的,使得一早小蝶一看到她的身体以后,是羞得满脸通红,毕竟人家只是一个云英未嫁的小丫头嘛!

还好灵儿随身带的有百花膏可以使她身体不再那么痛苦,而且那些痕迹也可以很快的就消除掉。

此时的圣月国中上下都弥漫着一股喜气,皇上要同龙月国的百灵圣主成亲,而且将是他们圣月国的皇后,当轩辕辙在朝堂上已公布此消息,是有人欢喜有人忧啊!

那些女儿在宫中做妃子的皇亲国戚是各个愁眉苦脸,特别是女儿刚被贬的国丈,也是皇上的亲舅舅,可是别人是一国的公主,甚至在龙月国享有比皇上还高的特权,他们有什么能耐同人家斗呢!

至于大臣们一直想要的选秀大典也都被迫停止了,因为若是让龙月国的人知道他们公主进门的同时还有选秀的话,还不引起两国的大战啊!毕竟龙月国最重视的这个百灵公主,她简直是整个龙月国所有人心中的女神,没有人可以让她们的女神受到一丝的不敬。

显然整件事受益最大的就是轩辕辙,而他更是一整天都在傻笑之中度过,害的喜福还差点没有去请道士为皇上收魂。

<呤咡叮当>手打

由于封后大典将近,在灵儿强烈的要求下,终于决定从简,而他所谓的从简也是把七天的盛典改为三天,而这几天两人由于按照习俗不能够见面,所以灵儿就暂时搬到了映月宫,这是专门为皇后所建的寝宫。

“小碟,我好无聊哦!不如我们出去走走吧!”灵儿坐在秋千上,无聊地说。

“不行啊,小姐,您同皇上的大婚将至,不能够随意走动的。”

“不管,再这样下去我非要疯掉不可,早知道就不要做什么皇后了,我现在后悔了,我要走了,这个皇后你让他们换人去做吧,我不做了。”灵儿气恼的说,在这个该死的宫中,既没有辙能够陪她,又不能够随意出去走动,她快要憋疯了,早知道就不这么玩了,她怎么会给自己下个套,把自己套住了,真是有够白痴的耶。

“灵儿,你又胡闹了。”轩辕辙一进入映月宫就听到灵儿不想要做皇后的话,虽然知道灵儿是被闷的有些受不了了,但是心还是不由地痛了一下。

“辙……”灵儿一看到轩辕辙连忙投入他的怀中,在这几个男人面前她不是那个诡计多端的小魔女,只想要做个任性被人疼爱的小女人,这也是变化多样的灵儿这么让她们疼入骨子里的原因,她永远知道什么时候撒娇,什么时候耍赖,什么时候调皮。她的每一个面貌都让人心动不已。

“我们不要举行立后大典了好不好啊?”

“为什么?你不想要帮助我把那些女人全部都赶跑了么?”

“原来你都知道啊!”灵儿诡异地看着轩辕辙。

“不然还要如何解释你突然来到圣月国,答应陪我进宫,以及正好出现在御花园的华亭上,我可不会认为你真的对那个华亭情有独钟。”毕竟她看过的美景太多了,光是一个灵仙阁的设计都已经是美轮美奂了,让人一踏入仿若是仙境一般,更何况百花谷中的一切。

“呵呵……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还任由我胡来,不会心疼你的那些美人么?”小碟在轩辕辙的示意下退了出去,轩辕辙抱起灵儿一起坐在凉亭中,手摸着灵儿如丝的秀发。

“能够让我心疼,让我无奈,让我宠溺的美人只有一个,其余人的死活我根本就不会在乎。”在灵儿的唇上戳了一记。

“你好坏哦!这样你的那些美人恐怕会伤心死的哦!辙,你现在好像快变成纣王了,而我就是苏妲己”灵儿在轩辕辙的甜言蜜语中咯咯地笑着。

“纣王?苏妲己?他们是什么东西啊?”轩辕辙继续在灵儿的颈间啃咬着。

“唔……纣王也是一个商朝的大王,他有一宠妃,为了她一个月都没有早朝,后来人们传他造宫室、建酒池、宠女色、囚贤人、害忠良。甚至杀妻灭子,最终落得国破家亡,于是灵儿开始给他讲起了封神榜,以及史书上对纣王的记载……“众人只知道纣五荒淫无道,却都忽略了他的丰功伟绩,不过在现代慢慢地人们都发现原本纣王并没有电视上演的那么昏庸无道,对中国古代的统一和各族文化的交流与发展有过一定贡献,反观姬发这个人灵儿对于他并没有太多的好感,因为历史上之所以对于纣王有那么多的负面评价,都是周朝人杜撰出来的,毕竟他们是叛军要师出有名。现代人觉得纣王虽然是个失败的君王,但是他虽然失败却英气永存,后来的一些大文学家都证实了这一点。

“若是你真的成为苏妲己,我甘愿为你成为纣王,我倒觉得纣王虽然失败,但是却也不失是一位好君王,好相公。只不过他最爱的不是他的江山而是苏妲己而已,同样在江山与你之间我也会选择你的。”轩辕辙深深地看着灵儿,对于一个帝王被人这么的传,宁愿众叛亲离也要守在爱人的身边,轩辕辙不觉得他有什么不好,若是他的话恐怕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吧!纣王若是真的荒淫无道商朝在他统治的前十多年,百官也不可能如此的忠心,商朝也不可能发展的如此昌盛,怪只怪他是个帝王,不能够像普通人一样守护自己的女人。

“辙,你不怕会落到身败名裂么?”对于他能够懂她,真的很高兴,这几个男人的深情恐怕她是十辈子也还不完的吧!

“大不了身败名裂,国破家亡以后我就随你这个小妖后隐居百花宫,永久的不再出来,到时候恐怕你会嫌弃我无用了哦!”

“呵呵,好啊!等你的国家真的被我搞垮了,我就收养你!你就做个落难皇帝。”

“哈哈哈哈,那我的小妖后现在准备怎么魅惑君主啊?”轩辕辙眼神深邃地看着灵儿。

“这样好不好啊!”灵儿说着就主动送上她鲜艳的红唇,舌尖灵巧的探进轩辕辙的口中,小手更是扶上他坚实的胸膛,一手够着他的脖子。

终于轩辕辙被她挑拨地低吼了一声,抱着她向寝宫中走去,两人急切地来到床上,开始疯狂地彼此探索对方的身体,转眼间两人已经浑身赤裸,轻纱飘下,掩去一室的春风。

激情过后灵儿娇媚地趴在轩辕辙裸露的胸膛上,媚眼如丝,身上更是布满了激情后的痕迹,一室的凌乱可以看出两人刚刚有多么的激烈,而轩辕辙的肩头更是一排深深的牙印,全部都是灵儿在高潮的时候留下的。

“你这样跑来,被人看到恐怕不好吧!”纤细的玉指描绘着轩辕辙完美的五官。

“恐怕我要是再不来的话,皇后就不见了。”轩辕辙又想起灵儿要离开的事。

“那只是人家随口说说嘛,你还真的当真啊!我若是真的不想要做你的皇后,你认为这个皇宫能够关的住我么?”若是她想要离开,别说一个小姐,就是十万的御林军也奈何不了她的。

“灵儿,不要再让我担心好么?等我们封后大典一结束,我就带你去游山玩水,好不好!你想要去谁那里我都带你去。”知道灵儿有些想他们那些人了,虽然心里有些酸酸的,但是他明白灵儿不可能永远都只是他一个人的,这些日子他已经很满足了。

“好啊,这可是你自己亲口说的哦!”

“当然,君子言而有信,再说朕乃是皇上更是一诺千金了。”

“唔……辙……”灵儿娇媚地呻吟了出来。

“小妖精这次可是你自己挑起的。”看着灵儿媚眼如丝,凌口微启的娇俏样子,轩辕辙再也忍受不了勃发的欲望,开始了最原始的剧烈运动。

“啊痛……辙……不要啦……”漆黑的房中使得灵儿不明白辙为什么会突然变得有些发怒的感觉,明明刚才还好好的。

“小野猫,你不乖哦!”漆黑中一双冰蓝的眼珠透露出不悦的神情,邪气慵懒的声音带有愠怒,不满她在自己的身下叫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不然你希望是谁啊?”他没有怪她私自离开,现在居然又要做轩辕辙的皇后,还把自己当作了是那个阴险的男人。在他看来那个男人根本就是故意的,利用灵儿的占有欲,把灵儿给骗进皇宫中,不然为什么迟迟不肯解出后宫,又传出要选秀的消息,根本就是居心叵测。

“枫,人家好想你哦,本来打算等辙的事情一解决就去你那的,没想到你率先来到了。”灵儿一感觉到枫有些微愠连忙撒娇到,谁让这家伙是几人之中最难缠的一个呢,呜呜怎么不是温柔的冰,或者是善解人意的萧都可以啊!偏偏是他呢,灵儿有些哀怨地想道。

“皇上可真悠闲呐!大婚将至还有闲工夫在这里风花雪月,啧啧,都昏过去了,你还真的很卖命啊!”蓝颖枫突然出现在两人激情的寝宫中。

他说的不错,灵儿洁白无瑕的身体既然是圣人看了也会动心的,更何况是他们这些爱她成痴的人呢,而且睡梦中的灵儿不但不会毫无乐趣,反而会引发人更加地性欲高昂,因为无意识中的灵儿会变得更加的娇媚,所以他们几人也都喜欢在灵儿的睡梦中仍是不肯放过她,因为灵儿经常在做到一半的时候都睡着了,而她睡着以后又真的很难叫醒,原先还以为是自己的技术太差,她才会睡着的,还真的伤心了一把,后来他们也都习惯了。

“你可以去处理事情了,灵儿就不劳你照顾了,走的时候让人送来一桶水就好。”蓝颖枫接过轩辕辙手中的毛巾,擦拭着灵儿的身体。

“那好吧!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朕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轩辕辙整理一下衣服向外走去,再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蓝颖枫在灵儿的胸部一边擦拭,一边爱抚的情景,眼神黯淡了下来,变得有些惆怅,离开了映月宫,再走到门口的时候吩咐小碟,“娘娘在休息,不允许任何人去打扰她,更不允许任何人进去。”

“你在不高兴哦!”灵儿在黑暗中看着他,可是实在是屋内太黑了,灵儿小手对外一点,屋内顿时灯火通明了起来,这次看清数月不见的蓝颖枫脸变得有些憔悴,而且深邃的蓝眸中闪着火光,以及不满。

“唔……枫,我现在身体还很疲倦,你不要再来了哦!”灵儿一看就知道蓝颖枫的眼中闪耀的是什么,是浓浓的欲火,因为这种眼神她看了太多遍,六个男人经常都是流出这种眼神,害得她每次都是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对待轩辕辙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喊累啊!”枫不悦地说。

“那时人家不是睡着了么?”灵儿辩解道,现在的枫可是一头狮子,实在是不易招惹啊!而且他可以说是几人之中性欲最强的一个,几个月不见,若是他真的兽性大发,恐怕她连三日后的封后大典都会在床上度过的。突然灵儿的脑中闪过一丝灵光,“枫,你来的时候辙了么?”

“你说呢!”枫瞪了她一眼,而后趴在她的身上开始舔吻着。

“那……!”你没有看到什么吧!灵儿的话还没有说完,蓝颖枫就开口说道。

“啊……那个,那个……我可以解释的。”灵儿看着他越来越阴沉的脸,结结巴巴地说,唔,没办法,几个人中她最怕的就是这个家伙阴沉着脸的样子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