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33章 不解心头之气。

“猜猜我是谁啊?”嗤龙正坐在花园中品着茶,突然一双柔嫩的小手捂住了他的双眼,嘴角扯出一抹宠溺的微笑。

“当然是我最可爱,最美丽,最善良的小仙子了。”这丫头现在是最喜欢听好话,如果能够多说几句让她开心他可是愿意天天不停地说的。可是他却不知道仙儿不是喜欢听好话,而是只喜欢听他说的好话,也只愿意听他说的。

“哇!没意思,每次都让你猜对。”仙儿说着放开她的手,来到了他的面前,被嗤龙给一把拉进了怀中,高兴地坐在他的腿上。

“若是我猜不对的话,你估计要把我的皇宫都给烧了吧!”而且这整个青龙国中胆敢这样捂着他双眼的,除了她也没有别人,因为其他人光是一看到他,就吓得瘫掉了。

“呵呵……那是,若是你敢睬别人的话,我一定要把你的皇宫给整个拆了,看你还敢不敢花心。”仙儿笑嘻嘻地说着,拧了嗤龙的脸庞一把。

“有你这一个我就招架不住了,哪里还敢花心呐!”嗤龙满足地笑着,这样的日子让他有种回到百花林时代感觉。

“你说什么”我很麻烦么?”仙儿眯起眼睛看着他,仿佛他若是敢点头,就让他好看的样子。

“你当然不麻烦,你是我的宝贝怎么会麻烦呢,只是啊!你已经霸道的占据了我的整颗心,哪里还有那个闲工夫看别人,想别人啊!”嗤龙一看到她的眼神,连忙说道,不过这话可不是假话,而是真真切切的实话,他的心里从来只有她一人而已,别的女人让他连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

“呵呵,这还差不多,来奖励一口茶。”嗤龙无奈地笑笑端起杯子就要饮,可是仙儿却对他摇了摇头,而后是一口把茶水喝进了自己的口中。

“嗯?”不是说要给他喝么?就在他纳闷的时候,冰曦的小口送了上来,还没有反应回来,一口清香诱人的茶水就渡进了他的口中,嗤龙神色一闪,就在茶水完全下肚,仙儿想要推开的时候,反被动为主动,再度擒住了她的小嘴。

两人开始了缠绵悱恻的热吻,令旁人看的是脸红心跳,尺度之大,还真的让人不敢扫视呢?没想到皇上也有如此热情的时候啊,哇!仙儿小姐也不遑多让,就在一群丫头太监全部都目瞪口呆之时,还是在宫中待了几十年的老太见——李公公先反应了过来,连忙把一群宫女太监全都赶了出去,看样子宫中不久就要热闹了,就把这地方留给这对小两口吧!很少人知道六年前的皇上在还不是皇上的时候是个傻子,已经快要二十岁的时候,还只有四岁孩童的智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一夕之间突然变得不但聪明了,还让所有的人看到他,就感到害怕,阴森诡异,浑身上下散发着鬼魅之气,大师说那是因为当时皇子的魂魄全部都归位了,以前的皇子只有一魂一魄,现在三魂七魄俱全,自燃智商就会恢复了。

可是恢复以后的皇子让人害怕,大师却说他是天生的帝王,就算所有人刻意的压制,只会让他反噬的,因为他是神龙转世,当时的皇上一看到他不但恢复了正常,而且才干更是比任何一个皇子太子更加的能干,再加上大师的一席话,就把太子之位传给了当时已经是梁王的嗤龙皇子,后来前太子谋反,被嗤龙皇子轻易地压了下去,甚至没有损害一兵一卒,皇上因为太子之事开始一病不起,自后梁王继位,正式成为了青龙国的现任国君。在他的带领下,青龙国是现在唯一能够同龙月、圣月两国并驾齐驱的四方国。

不过皇上却更加的阴沉,更加的鬼魅了起来,知道三年前仙儿姑娘的出现,皇上的脸上才出现了久违的笑容,那宠溺的表情,温柔的动作,不过却是只给仙儿姑娘一人的,在别人面前仍是那副样子,不过这样已经好了太多了,因为皇上绝对不会再妄杀无辜了,更不会无缘无故把人杖毙,变得有人性多了,而且表情也慢慢地恢复了起来。

终于两人都呼吸不畅地分开了,嗤龙纳闷仙儿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会勾人了,而且眼神中的慵懒诡异越来越像‘她’了。不过若真的是‘她’,她别说亲吻他了,就是看他一眼都不耐烦吧!所以他实在等不及才会出此下策,没想到却害苦了她。

“仙儿,为什么想要这样。”

“你不喜欢么?”仙儿气喘吁吁地望着他,若是不喜欢干嘛还那么用力啊!

“不是,是喜欢极了,也爱极了,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突然想要这么做,这样太不像你会做的事情。”现在重生的仙儿,单纯的根本就不知道亲吻是什么,更别说勾引了,这三年来他一直克制住自己对她的冲动,不要做太亲密的举动,就怕她的身体无法承受。还记得三年前,刚一带回奄奄一息的她时,御医是一再的交代,她的身体至少要三年不能够行房,任何一次的不小心就会使得她没命的。因为这句话他隐忍了三年让自己每天,看着她,抱着她,却绝对不去碰她,这一决定可害苦了自己,这些年连亲亲她的小嘴都不敢,就怕一个万一擦枪走火,没想到今天这丫头会这么引诱他。

“那龙哥哥……我们……我们……”

“我们怎么样啊?”嗤龙看着她吞吞吐吐的样子不解地问道,端起一个杯子又喝起茶来,想要褪去身上的欲火,仙儿现在的身体还无法承受他的任何一次的激情。

算了,豁出去了,说就说吧!“我们洞房吧!”

“噗嗤——”一声,嗤龙的茶水喷的老远,天哪,他刚压下去的一丝欲火因为这丫头的一句话,又抬起了头。

“仙儿,你知不知洞房时要做什么?”看着怀里一脸认真的仙儿,嗤龙真的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她竟然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足以使自己抛弃一切的话,他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可是他却什么也不能够做,只能够就这么抱着她,真是郁闷。

“当然,泰嬷嬷都告诉我了,只有我们洞房就算是夫妻了,你以后就都是我一个人的了,这样你那个欣宜表妹就不能够再打你的主意了。”

天哪!这种话估计也只有仙儿才会说出,不管是有没有失去记忆,她都是一样的自信,不是她属于他一个人的,而是他属于她的。“那你是不是我的呢?”

“当然是了,我们是都属于彼此,这样谁也分不开我们了,我说的对不对。”

“对,对极了,只是我们现在还不能够洞房。”嗤龙有点汗流浃背地说。

“为什么?你不喜欢我,所以不想要我是么?”他难道并不喜欢她么?不想要她的,她都已经这样说了,他竟然还不要她,看来龙哥哥果然不喜欢自己的,因为泰嬷嬷说没有男人可以抗拒喜欢女子求欢的,可是他竟然想都不想就拒绝了,仙儿感到沮丧极了。

扭着身体就想要下去,她再也不要相信他了。

“别动!”天哪这丫头能不能不要在这个时刻讨论这个问题,她再继续这样扭下去他可能真的会不顾她的身体是否能够承受,在这里要了她的。

“嗯?”仙儿被他一吼吓得再也不敢乱动,这时她感到好像有一个什么硬硬的棒子在顶着她的小屁股,不舒服地又扭了扭屁股,想要避开那个棍子

“叫你别动了。”嗤龙把她乱动小屁屁向下压了压,让她感受他的兴奋,看这样还说他不想要她么?

“可是你下面有根棍子,顶的人家很不舒服嘛!你把他拿过去啦!

嗤龙的头上出现了三条黑线,仙儿失去记忆后,也太纯洁了吧!竟然连人的身体结构都忘记了,天哪!“嗯……仙儿……想要看它么?”嗤龙有些口干舌燥地说,仙儿看着他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全身都热了起来,甚至还有一股淡淡的空虚感,她也不明白是为什么。“嗯!想。”仙儿无意识地答道。

再看看自己高涨的欲望,只能够等下去冲冷水澡了,若是让人知道他一国之尊因为欲求不满,要去冲冷水澡解决的话,估计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吧“皇上,薛太医带到。”让他进来!”“是!”仙儿一脸纳闷地看着嗤龙:“龙哥哥,你病了么?”自从那半年之后她是看到这个薛太医就害怕,因为就是他给她开了一堆的苦药,让她吃到吐,她是恨死他了。“没有,薛太医是来为你检查身体的。”只要她的身体没事的话,他们就可以圆房了。

“什么?我又没有病,为什么要检查身体,我不要啦,龙哥哥你让他离开好不好。”那个死老头一来就没好事,总有一天她会砸了他的御医院的。

“不行,仙儿,你乖,听话,只要检查一下下就没事了,好不好,我保证绝对不会让你吃苦药的。”知道那半年来她是吃怕了,其实当时若不是他的私心,她可能并不用吃那么久的苦药吧!只要把百花宫的兰花宫主找来,她就会很快没事的。也不用吃那么多的苦药,可是这样一来他所有的努力恐怕都要白费了,因为百花宫一知道她还没有死,那么很快地那六个男人也都会知道。

“真的?”

“真的!我保证!”

“那好吧!若是他敢给我开方子重吃药,我就去拆了他的御医院,烧成灰烬,看他还敢不敢再害人。”仙儿恨恨地说,在她的眼中薛太医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嗤龙看着她怒气冲冲的样子,只能够无奈的笑了笑,若是她知道她会吃半年的苦药他也有一大半的责任的话,估计会杀了他,然后永远不再理他吧!薛太医没办法死你总比死朕要强吧!所以,以后你自己就自求多福吧!嗤龙很没有责任心的把臣子推了出去顶死,毕竟国不可一日无君嘛!多好的理由啊!

薛太医在仙儿的怒目中战战兢兢地走了进来,毕竟这个小祖宗可不是好惹的主,救命之恩不报也就算了,本来他身为太医院的御医,救人也是正常的事情,更何况她还是皇上亲自带回来的女子,更要尽心尽力的去救了,可是这一救却救出事情来了。

薛太医原名:薛奇,乃是一门数十代都是在宫中做御医的,薛奇从小更是聪慧,小小年纪就已经医术直逼父亲、祖父了,二十岁进入太医院,很快地就升到了太医院总管的位置,本来官运亨通的他有些恃才傲物,自视甚高,但是为人却还不错,再加上长的又是仪表堂堂,风流潇洒,而且正值而立之年,许多名门闺秀的求亲对象,一切都是那么的圆满。

直到三年前他们的皇上从宫外带回来一个身份不明的女子开始,也就代表他的好日子过到尽头了,应该说是从他救了她以后,他的好日子就过到了尽头。

“薛太医,有一位叫仙儿的姑娘求见。”这天薛奇正在整理药材,突然一个丫鬟来报,说有人求见,一听是叫仙儿的,知道应该就是半年前皇上让他治的那名绝色女子,自从刚开始重伤的时候见过她一面之后,后来每次诊断都是隔着层层的纱布,原因就是皇上不希望任何人看到她的美,第一次那是不得已而为之。

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前来,不可否认听到她的到来他有一丝的紧张与兴奋,自从半年前见过她一面之后,她的倩影再也无法从他的脑海中出去了,虽然当时她脸色苍白,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但是扔掩不住她的美丽。难道她这次前来是为了答谢他的救命之恩么?其实只要她差人来一趟就好了,何必要亲自跑来呢,毕竟她才刚恢复一些体力而已。

“快请!”绝对不能够让贵客久等了。

这时一个一身白色衣衫,美艳绝伦的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而她的身后则是跟着两名宫女,贴着扶着她:“你就是薛太医?”

薛奇呆呆地看着朝他走近的白衣女子,现在的她比半年前更加的美丽动人了。“下官正是,其实小姐要道谢不需要特意跑来的,毕竟小姐的身体可是刚刚恢复!”过足的自信使得薛奇以先入为主的观念,认为她一定是来道谢的。

“啪!”所有人都呆住了,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薛奇感到脸上一痛,就看到这位叫仙儿的姑娘满意地放下了手,冲他发出了满意的笑容,仿若那一巴掌打下了她的怒气,可是薛奇却感觉脸上应该不是手掌印,因为他完全没有感觉到她的小手打在他脸上的感觉,而是仿佛一个铁片打在了他的脸上,果然看到她的手中拿着一块铁片,看样子应该是有备而来啊!

“不知我是如何得罪了仙儿小姐,要得到如此的对待?”他妈的,都裂开了,出手真狠呐,薛奇吐出了一口鲜血。

“庸医!”仙儿小嘴一撅说道。

“小姐此话由何而来,可是下官帮小姐从鬼门关走过的啊!”从他出道以来,还是第一次被人称为庸医,神医这样的称呼他听过,但是从来没有听过庸医这称呼,何况是为他从鬼门关拉过来的小姐口中。

“你敢说我这半年来所吃的苦死人的药,不是出自你的手中么?”

“良药苦口,不然小姐也不会如此快速的康复啊!”当时她眼看就要断气,是他拼了命的把她从鬼门关给拉回来的,不过当时还真的多亏了她体内的一股奇怪气体护体,才能够顺利度过难关的。

“快速?你让我整整躺了半年,还说你不是庸医,你还敢说快读,什么良药苦口啊,难道你就不会把那些药制成药丸么?真是个标准的庸医。”

这下薛奇被她说的是彻底无语,他还真的没有想到,怪不得她要如此的生气,毕竟是谁喝了半年的药也都会脾气不好的,不过她也不用砸了他的招牌吧!不论如何他都是她的救命恩人,不是么?怎么他这个救命恩人就这么苦命啊!

“我看你以后也不要叫薛太医,就该叫薛庸医好了,真是个蒙古大夫。”说完就转身离开,一度使薛奇失去了给人看病的勇气,而这位大小姐从此好像同他结了仇一般,没事总是喜欢找他吵架,甚至弄毁了他好多的药单,可是由于她是皇上的宝贝,打不得,骂不得也说过,只能够打落牙齿往肚里吞。

回忆归来

“微臣给皇上,仙儿小姐请安。”

“好了,薛太医快平身吧!你先帮仙儿把一下脉,看看现在她的身体状况如何。”嗤龙若有所指地说,薛奇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看来皇上还真的听从了他当初的话,三年没有碰过她,不是吧!他当初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以仙儿的身体一年之内确实不易行房,因为当时刚早产过后的她,身体还十分的虚弱,甚至由于受伤,再加上是三胞胎更使子宫收到了严重的挫伤,是绝对不能够行房的。不过当时他因为自己的私心,所以就随口说了三年之内不宜行房这样的欺君之话来,却没有想到皇上真的为了一名女子禁欲了三年,看样子是爱惨她了。

“是!”薛奇装模作样地上前去为她把脉,片刻之后发觉,仙儿现在身体不但无恙,还出奇的好,甚至那股奇怪的气体比三年前更加的强烈,可是他可以感觉那股气体是对她有利的,甚至好像是她的保护伞,不过令他奇怪的是,她体内现在好像有一股强大的气流,若是他没有把错的话,那样该是内功,但是看她的样子并不像是会武功的啊!而且三年前为什么他都没有感觉到这股内功的气流呢?若是说她在这三年的时间练的话,绝对不可能会如此的强大,因为那股气流据他的估计,就是拥有百年高深武功的老者都没有如此深厚的内力。

“回皇上,小姐的身体已经全无大碍,甚至比以前还要健康,所以皇上可以放心了。”薛奇站起身,恭敬地回答道。

“你是说真的,完全无碍。”嗤龙兴奋地说,这么说他不用每天冲冷水澡禁欲了。

“是!”可怜的皇上因为他的一句话看样子这三年来,应该不好过吧!薛奇心中有一丝的自责,不过心里却感到有些苦涩的味道。

“看吧!龙哥哥,我就说我的身体根本就没什么事嘛,薛庸医也这么说了,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以后可不要再让我吃那些恶心死人的苦药了。”不了解情况的仙儿高兴地说道。

“是啊!我的宝贝现在身体健康,没有任何的事情了,我也可以放心了。”嗤龙高兴地捧住仙儿的小脸,用力地亲了一下。“你们全部都先下去吧!”

“是!”所有的宫女太监以及薛奇都走了出去,薛奇看着在眼前关上的房门,眼中闪着苦涩的味道。

<出走的面包树>手打

3卷46章

“仙儿,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嗤龙捧着仙儿的小脸蛋,高兴地说道。

“龙哥哥,你的话好奇怪哦,我们一直都在一起不是么?”仙儿看着嗤龙不解地说,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间那么兴奋。

“是啊!可是我们现在终于可以像是正常的夫妻一般了,我当然高兴了。”

“……”仙儿还是不解,难道以前就不可以么?

“仙儿,你还愿意把你自己给我,做我的妻子么?”嗤龙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仙儿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不过还是诚实的回答了。

嗤龙抱住她又是亲,又是吻:“我们今天就洞房好不好?”

“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要成为你的女人了么?是你自己不要的啊!”仙儿有些委屈地说。

“我没有不要,那是因为你的身体当时并不允许,你不知道我要用多大的力气才能够忍住自己不碰你。”

“身体不允许?我怎么不知道我的身体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啊?”她虽然不太记得以前的事情,但是医术她还是懂些的。

“我们不说这些了,现在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快来吧!”拉着仙儿就向床上滚去。

“啊……?”

怎么是这样啊,人家还没有准备好呢?

(纱帐内,满园春色管不住,幕帘拉上,至于里面的情景就由各位看官自己去想象吧!总之两人是终于花开落地。传出外面的只剩下娇吟声以及暧昧的喘息声)

激情过后仙儿躺在嗤龙的怀中,小脸通红,不过却显得更加诱人,媚眼如丝地半眯着,香肩半裸,一副慵懒娇媚的模样。

嗤龙手轻拂着仙儿的发丝,在她的额头印上了一吻:“仙儿做我的皇妃好不好。”

“龙哥哥,我们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了不是么?”她不知道为什么潜意识中就是排斥做别人的妃子、皇后之类的。

“我们是已经讨论过了,只是我们现在不一样了,我想要给你一个正当的身份,好让你永远呆在我的身边,还是你不想要永远呆在我身边么?”他总是处在紧张与害怕之中,就怕有一天仙儿会冲破一切,想起她以前的事情,总是想要紧紧地绑住她。

“龙哥哥,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你明知道我现在只有你一个人了。不待在你身边,还能够去哪呢?”仙儿感到有些伤心地说,她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了,明明爱着龙哥哥的,为什么就是没有办法接受做他的妃子呢?

“仙儿,对不起,我不是要怀疑你的心,只是这样我会很没有安全感,就怕你哪一天会离去,我连留下你的理由都没有。”

“仙儿发誓绝对不会有一天离开龙哥哥的,仙儿要永远地陪龙哥哥在一起,还要生好多的小仙儿、小龙给龙哥哥,好不好。”

“仙儿……我的好仙儿……”嗤龙紧紧地抱住仙儿,把下巴放在她的头顶,闭上的双眼中闪过痛苦的光芒。虽然感到与仙儿的承诺,但是也明白了一件事情,就是仙儿永远不会离开他,但是百灵公主龙千琦(花灵儿)是绝对会离他而去的。

仙儿会一心只爱着她的龙哥哥一人,但是灵儿的心中却有着更多的人,以及巨大的责任。

“龙哥哥,给我一些时间好么?三天后我会给你个答复的。”仙儿有些心疼地说,她也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成为龙哥哥的女人不是她这两年来的梦想么,为什么现在实现了,反而有一份不安感呢,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她给忽略了。

“好,你慢慢的考虑,我不逼你,无论你的答案是什么,我要你记住一点,就是我爱你。”嗤龙深情地说道,望着仙儿的眼中更是赤裸裸的情深意切。

“龙哥哥……”仙儿把头深深地埋入他的怀中。

降龙客栈

“该死,已经十多天了,竟然还找不到能够进入皇宫的办法。”冷君寒气愤地说道,本来想要夜袭的他们竟然完全无法接近皇宫之中,而那里竟然被人给下了结界,就连蓝颖枫也没有丝毫的办法。

“现在能够做的只有等灵儿她出来了,看样子这个嗤龙要比我们想象的难对付多了。”蓝颖枫阴沉地说。他可以感觉到那个皇宫之中有着隐隐的邪气,那种强大的结界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下的。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我上次之所以见到她是因为她同那个皇帝吵架才跑出来的,可是现在想要她出来哪有这么容易啊,我看我们还是干脆直接上门要人好了。”南方谨气愤地说,他们来到青龙国十多天了,却仍旧无丝毫的办法能够进得去。

“不如就找苍龙帮忙吧!他也在青龙国,而且以他们对灵儿的忠心说不定会有办法,毕竟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南方萧提议道。

“现在百花宫的所有人都恨死我们了,看到我们只想要除之而后快,他们会帮我们么,再说就算真的见到灵儿,他们会让我们见么?”轩辕辙冷静地分析着,可是天知道自从得到灵儿的消息以后,他甚至连一个好觉都没有睡过,眼中有着严重的红血丝。

这些年来不管是百花宫、龙门、还是龙月国都恨他们,而且也绝对不会原谅他们害死灵儿的,甚至当时还已经有了七个半月的身孕,别说是他们,就是他们自己也都不会原谅自己竟然会犯下如此不可饶恕的错误,又怎么会希望别人的原谅呢!而且他们也从来不希望的到任何人的原谅,毕竟一切都是他们自作自受,若是当时把一切事情都告诉灵儿,不要隐瞒,擅自决定什么是对她最好的,就不会发生今天的悲剧,他们一群人还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可是现在必定是有关于灵儿的消息,就是他们的心里再有芥蒂也会暂时放下成见的,我比较赞成萧的想法,还是告诉他们来的好。”南宫冰现在什么也不想,只是一心想要赶快见到灵儿,向她解释清楚当年的事情,祈求他的原谅,可是他却不知道他竟然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了,因为灵儿根本就不记得他是什么人。

“我也赞成哥的想法,认为还是告诉他们来的好,我想他们的心情同我们是一样的,毕竟灵儿对于他们的意义绝对不是主子、朋友那么简单,甚至还超越了亲人,甚至他们同样把她看的比生命还要重要。”不然也不会一直委屈自己待在她的身边做牛做马的。

“那好吧!既然灵儿还活着,说不定已经同他们联系了呢!”冷君寒抱着一线希望说道!

“希望如此吧!”蓝颖枫落寞地说。

当几人来到苍龙堂的时候,玫瑰、牡丹以及凤凰三人正好在此,一看到是他们玫瑰怒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们几个害人精、负心汉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们,给我滚,不然可不要怪我放狗赶人了。”性格火爆的玫瑰现在最恨的就是他们这几个男人,恨不得他们全部死去,可是却又觉得死对他们简直是太轻了,她要让他们一辈子都活在悔恨中。

当初突然听到灵儿掉入悬崖,甚至尸骨无存的噩耗之时,她整个人都呆住了,傻住了,不只是她,所有人都不愿意相信那具已经残缺不全的尸体会是灵儿的,可是灵儿的衣服,灵儿的首饰,随身所带的百花膏,百花丸以及一些奇珍的药材,整人的小玩意以及七个多月身孕的身体,都说明了那具尸体确实是灵儿。

也因为这件事情灵儿的奶奶,龙月国的老佛爷因为伤心过度,无法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情,也跟着走了,这些年来皇太后更是每天以泪洗面,太上皇也是每天都唉声叹气,对着天空发呆,在皇宫中再也听不到了往日的欢快之声,他们知道灵儿是最孝顺的,无法放心下二老,就把他们接进了百花宫,可是这一段时间皇太后因为思女心切,身体更是一日不如一日,为了灵儿,他们是拼了命的也会救她,所以这次为了给太后觅得青龙国的国宝定心珠,她们三人才特意前来,没想到竟然会让她们碰到了这六个混蛋,顿时新仇旧恨都充满了玫瑰的胸口。

百花凋谢,从此失去应有的生机,全部都是因为这几个该死的男人,使得他们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宝贝,她现在恨不得让他们全部都下入十八层地狱,灰飞烟灭,仍不解心头之气。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