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6章 小姐回来了

百花宫的大厅中挤满了人,龙月国的太上皇,皇太后,以及现在的皇上,两位王爷,龙门的六大护法,以及火夕、炎悯两兄弟,百花宫的其余三位堂主,三大金钗,反正能够到的人全部都齐聚在此了,同时还有一堆深闺怨夫,自己的娘子抛弃了他们,他们已经独守空房多日了,怎以能够不让人郁闷呢。

若是有人朝这里丢一颗炸弹,估计光是皇上,王爷之类的皇亲国戚都可以炸死一堆。

“芯儿,你就坐下休息一会吧!琦儿很快就会回来了。”已经升级成为太上皇的龙腾看着紧张不已,并且一直朝门口观看的妻子无奈地说,虽然他也很高兴,很紧张,女儿终于回来了,可是却被芯儿的走动给弄得有此不安。

毕竟她的身体可是刚好,真是天可怜见,让琦儿重新回到了他们的身边,不然他失去的不止是最疼爱的宝贝公主,还有他深爱的妻子,眼看芯儿已经冰的快要不行了,没想到他们不仅带回了救命药,还有琦儿仍旧活着的喜讯,而芯儿的病更像是奇迹般的,迅速恢复了起来。当真是菩萨保佑啊!

“老爷、夫人,各位公子小姐们,我们小姐回来了,而且还有十二宫主全部都回来了。”花奴迅速地跑进来通报。自从他们搬来百花宫以后,对他们的称呼都是老爷、夫人。

刚刚被龙腾给按下的皇太后,猛然间站了起来:“腾,你听到了么?琦儿回来了,琦儿回来了,我要去外面迎接琦儿。”

“我知道,我也听到了,芯儿,你不要激动,你的身体刚刚复原,还是在这里等一下吧!”龙腾按住她有些激动的身子。

“腾,我要第一时间看到琦儿,我一直不能相信这是真的,你就不要再阻拦我了,好不好。”芯儿恳求地说道。

“那好吧!但是你要小心点。”

“父皇、母后,我先去入口迎接琦儿,这样你们可以慢慢地,没关系的。”说完龙千伊率先飞身离开。

“父皇、母后我也先走了。”龙千章说完也是飞身转眼就不见了,其他的众人也都跟着离开。只有龙千寻也想要先去,可是想到自己的身份,以及父皇、母后还要人陪,只能够眼露渴望地望着众人的离去。

“好了,寻儿,你也去吧!这里有你的父皇陪着我就好了,我们会慢慢地走的。”皇太后温和地说道,她若是能够飞来飞去,她也想要现在就飞到琦儿的身边去,看看她好不好,有没有瘦,哪里有没有受伤,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这......”龙千寻为难地看了一眼龙腾。

“去吧,今天大家都高兴,你就暂且抛弃所有的身份负担吧!”

“是,父皇、母后,孩儿先行一步了。”龙千寻说完也高兴地飞去,这些年为了做好一个好皇帝他压抑了太多,也失去了太多,今天终于可以暂时地放开一切了,对于琦儿这个妹妹,他真的是疼入了心坎,不止是她,每个人都把她当作宝一样捧在手心中,可是却没想到却发生了那种事情,还好吉人自有天相,他就知道她一定不会真的离开他们,因为那样的话,就不是他们那个什以都不在乎的百花公主了。

“年轻真好啊!”看着消失在他们眼前的一群人,龙腾感慨道。

“是啊,我们也曾经年轻过,但是没有一个人的年轻能够活得像琦儿这样的与众不同,这样的轰轰烈烈,又让所有的人敢于追求自己想要的,我真的很为琦儿感到欣慰,因为她有那么多可以为了她不顾一切的知己、好姐妹。”皇太后语带无比的温柔,以及高兴地说道。

“呵呵,那当然,她可是我的女儿。”龙腾以女为荣地说道。

“看你高兴的,又不是你,而且女儿大了已经是别人的了。”岁月不留人啊,她同女儿这几十年来相处的时日还真的是少的可怜呐!

“就算再大,也还是我的女儿,而且那几个小子我还要再考虑考虑。”提起这些龙腾的眉头又皱了起来,都是他们害得琦儿在外面吃了三年的苦。

“唉,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也不要太苛刻了,毕竟这几天他们也是不好过的,甚至琦儿已经整了他们,你就不要再掺和了吧!“

想到那天夜里几人回来时的落魄窘迫样,还真的是消除了他不少的心结,这些年来他们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只是却无法做到原谅他们,因为每每一想到琦儿曾经受过的苦,想到她永远地离开他们,都让他心痛不已。

现在琦儿终于回来了,那也是没有再恨他们的理由,毕竟该受的苦也都受尽了。

“琦儿,你终于回来了,来让二哥看看,有没有瘦,看起来好像更漂亮了哦。”一行人刚抵达百花宫的门口,就看到守在门口的一群人,都下了马,灵儿立即被一人给抱进了怀中,一看到精神二哥龙千伊,满脸激动地抱着她,灵儿甚至感觉到他的身体竟然还在颤抖。

“二哥,我回来了,琦儿好想你们哦!”两兄妹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以后再也不要这样吓人了,我们被你给吓得甚至都可以折寿五年。”

“我这不是回来请罪了么?”

随后灵儿看向后面的一群人,“各位好久不见啊!灵儿可是想死你们了。”

“你终于回来了,你这个傻瓜,存心让我们所有的人都担心死是不是。”撒旦首先上前对着为儿拥抱了一下,而后是修罗、幽冥世家、月战神、判管、金狐、红蛇、乌狼,最后是三大金钗孔雀、百灵、夜莺,每个人都上前去拥抱了一下,而他们的眼中都闪耀着晶莹的泪光。

“灵儿对不起大家,让大家为我这么担心了。”灵儿看着他们真诚地说道,她有了他们这些朋友的关心,比世上任何的财富都要诱人,因为他们是她永远无尽的财富。

“傻灵儿,只要你好好的,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礼物了,以后再也不要这样吓人了,不然我们一定会打烂你的小屁屁。”孔雀哽咽地说道。

“哇,想不到美丽的孔雀姐姐是这么的暴力哦!”随即眼光一转:“炎夕、炎悯你们好啊!”

“哇......门主,你没事,我就知道你不会死去的,呜呜......”炎夕呜呜地大哭了起来。

“好了,我不是已经回来了么,不要再伤心了。”

“呜呜,门主,以后我们一定要贴身守护你,这样省得你再出任何的危险,还有那几个臭男人,门主你要把他们给抛弃了么?”看着灵儿身后并没有那几个可恶的男人,炎悯眯起美丽的眼睛,他们最好不要出现。

“呵呵......炎悯,你太夸张啦,而且我并不需要人贴身守护,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再说你们可是撒旦大人的左右手,怎么能够离开呢。”灵儿有些冒汗地说道,并且向撒旦递了一个求救的眼神,而撒旦只是笑笑。

“灵儿,我看你还是答应他们,这些年来他们可是武功有着突飞猛进,有他们在你身边我们也放心啊!再说现在龙门这几年也是新人辈出,其中有几个十分有潜力的。”撒旦帮忙接腔道。

灵儿顿时傻眼,这个撒旦不帮自己就算了,还让她收了他们。

“门主是嫌弃我们兄弟么?若是门主不要我们,那我们兄弟二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死了算了。”两人悲戚戚地说道。

“好好,你们先不要哭了好不好,你们愿意留下就留下好了,反正到时你们想要走的话,随时都可以离开。”她最怕的就是大男人如此哭了,真不知道这两兄弟是如何通过那种非人的考验,进入龙门最严格的撒旦堂的,因为他们实在是比女人还爱哭。

两人的眼中闪过一丝的精光,“真的么?门主答应我们留下了,太好了,我们一定会乖乖听话的,而且我们绝对会寸步不离地保护门主的安全。”两人兴奋地说道。

灵儿看着他们,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唉......罪过啊!他们那一闪而逝的精光并没有逃过她的眼,只是希望他们不要太过火就好了。

熟识两兄弟的几位堂主护法,都不屑地撇了撇嘴,这两人变化还真大,平时在龙门的时候,一张脸可是都一副生人勿近,且傲的同龙门的几位护法是不分上下,现在竟然会有如此柔弱的表情,还哭得像个女子一样,骗鬼啊!这两人根本就同灵儿一样,是个十足的恶魔。

“你们够了吧!琦儿,你真的是太伤三哥的心了。”龙千章语带醋意不悦地说道,非常不满所有的人几乎都抱了个遍,就他没份,心里是嫉妒地冒酸泡。

龙千伊同琦儿对看一眼,笑了笑:“三哥,几年不见,没想到你还是没有变嘛!”

“他啊!是数十年如一日,指望他变成熟一些,倒不如让母猪去爬树快一些,来,琦儿,让大哥看看。”随后赶到的龙千寻边调侃龙千章,一边一把抱过琦儿,在怀中左看右看,虽然面带笑意,但是灵儿还是看到他的眼中闪着激动泪光。

“大哥,当真是好久不见,你越来越像个一国之君了。”

“当然了,没有琦儿在面前的这些年,可是寂寞了不少啊,每天面对的都是那些王公大臣,以及永远都是批不完的奏折,可是没味。真想要同琦儿一起游历天下,笑傲江湖啊!”龙千寻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顶。

“呵呵......大哥此话可就不对了,那些大臣可是国家的根本啊,每天有批不完的奏折,说明大哥的统治好啊!我一路上看来,龙月国在大哥的带领下,果真是走向了繁荣昌盛,说明这些大臣们真的是在做事,所以才能够及时地把社会上的一些讯息呈报上去啊!”

“你啊!总是能够让我如此的放松,听到你这么一说,我才知道自己还真的挺不错的呢。”龙千寻笑嘻嘻地说道。

“当然了,何止不错,你这个皇帝做得可是棒极了,当然这之中二哥同三哥的功劳可是极大的啊,所以龙月国有了你们三个,可以说是百姓的福气,龙月国的福啊!”

“哈哈......还是我们的琦儿会说话,本来我都想要辞职不干这个皇帝了呢,既然能够如此地为百姓谋福祉,看来子我还真的要继续做下去了。”龙千寻龙心大悦地说道。

“大皇兄,你放心,你这个皇位没有人同你抢,你做个一千年我们都没有问题,但是你可不可以先把琦儿放开,我还没有抱到呢。”龙千章不悦地抗议道,不过也为自己躲过一劫而暗自庆幸,这些日子大皇兄总是吵着不干皇帝了,想要把皇位让给他或二哥,他也来逍遥几天,吓得他是已经好几个月不敢进宫见他了,而他又不敢逼二哥,因为武功没人家高,害怕自由没有摸到,已经没命了,所以只有苦了他这个做人家小弟的。

“你不会去抱你老婆啊,干嘛在这里凑热闹啊!”龙千寻冷冷地瞪了他一眼。

“喂,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嘛,滥用职权耶!”卑鄙的皇兄。

“没办法,谁让我比你大,不爽的话,你可以选择做皇帝,自然我就没有办法压你了。”小样,同他斗。

“哼,我才不要做什么闷死人的皇帝呢,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就知道这皇帝根本不是人干的,我还是继续抱我的娘子好了,反正琦儿我早晚都可以抱到的。”就不信你能够一直霸着不放手。

顿时令在场的其余几位皇帝都气闷不已,人家皇室之中都是兄弟相残,明争暗斗,就是为了争夺这个皇位,每一张龙椅上都几乎染满了鲜血,每一个皇上的上位,几乎都是踩着许多人的尸体爬上那张龙椅的,可是这个龙月国倒好,皇位推着没人要,都把他当作是毒蛇猛兽一样。

不知道的还以为龙月国已经是风烛残年了,做皇帝就等于是上断头台呢!

“娘子,为夫好可怜哦!我要抱抱!”龙千章可怜兮兮地跑到了玫瑰面前,委屈地叫道。

“滚开啦,我们的关系不深,我还不是你的娘子,请不要乱叫。”玫瑰一把把他推开,这家伙哪一点像皇室中人,应该说他们都不像,率性自然,所以她才能够容忍他在自己的身边缠了这么多年吧!这几年来因为灵儿的事情,使得他们的心又走近了一些,但是却是再也没有谈过感情,因为他们无法放开心中的那人,认真地去谈一段感情。

现在她回来了,这人的无奈程度又开始固态萌发。

“那怎么可以,我们可是已经在一起了,这所有人都可以证明的,玫瑰娘子,你可不能始乱终弃啊!”龙千章一副怨妇样说道。

“我还抛夫弃子呢,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过。”这家伙就是仗张嘴皮的狠。

“怎么会没有,我们曾经同榻而眠,还坦诚相见过,而且你身上的每寸肌肤我可都是清清楚楚哦。”龙千章暧昧地说,一副你不要赖账的表情。

可是事实是如何,就没有人知道了,但是玫瑰看到众人都是一副暧昧的神情,怒极地抽出鞭子,就要向龙千章打去。

“龙千章。”玫瑰大怒一叫。

“有!”龙千章调皮地举起手,还挤眉弄眼地对着玫瑰。

“我要打死你这个混蛋。”说完鞭子已经向龙千章打去了,鞭子来的是又急又猛,众人都认为这次龙千章是难逃一劫了,可是却没想到。

“哇!谋杀亲夫啊!玫瑰娘子,俗话说得好,打是亲骂是爱,你打吧。你越是打得凶,越是说明你爱我爱得无法自拔,我知道玫瑰娘子的脸皮比较薄,容易害羞,所以你诉说钟情的方法也不同于常人,我一定会欣然接受的。”龙千章果然闪也不闪地迎接鞭子的来临。

龙千章的话一出口,是一阵的嘘声,火爆女玫瑰会害羞,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但是这个几率同让灵儿能够改变性子,不再整人是一样的不可能发生的。

“你......混蛋,谁会爱上你这个无赖啊!”玫瑰挥出去的鞭子硬生生地在半空中收了回来。

“玫瑰娘子你不打了啊,好可惜哦,不过我就知道,玫瑰娘子你一定舍不得打你相公我的。呵呵......好幸福哟!”龙千章一脸的花痴样,死死地盯着玫瑰。

“呵呵......太棒了,没想到我一回来,就可以喝上你们喜酒了,恭喜三哥、三嫂子。”灵儿娇俏地同两人眨了个暧昧的眼神,果然她的话一出口,龙千章很受用,玫瑰气得艳丽的脸色都变了,恨不得一副杀了他们的表情。

“灵儿,你就不要再跟着瞎起哄了,我同你三哥是绝对不可能的。”玫瑰怒火冲天地说道,但是面对灵儿之时她仍是放缓了说话的语气。

“呵呵,不急,不急,呵呵......反正有的是时间,你会改变主意的,我们还是先进去吧!爸爸妈妈一定都等急了。”这个玫瑰对待感情,还真的不是普通的慢热,到现在还是认不自己的感情动向。

“父皇,母后可是早就等不及了哦,母后也出来接你了,只是身体刚刚复原,走得比较慢而已。”龙千伊冰雕一般的脸上写满了对这个妹妹的关心与疼惜。

“那我们就进去吧!”

这时原本在马车上的三胞胎终于醒了过来,爬出车子,看到灵儿忙叫道“仙女妈妈!”

听到叫声,灵儿回过头,对他们展开了灿烂的一笑:“宝贝儿,你们醒了啊?”

“仙女妈妈,好多人哦!”霖抱着灵儿的脖子,看向众人。

“来,炜、雪、霖,向诸位舅舅、姨姨、叔叔问好。”灵儿揉了一下他们可爱的小脸,说道。

“舅舅,姨姨,叔叔,你们好。”三胞胎虽然满脸疑惑,但是还是依照灵儿的吩咐向从人有礼貌地一鞠躬,同声说道。

“灵儿......”众人一阵的大喊,接着就看到他们由原先的震惊,变成了兴奋地冲向三胞胎,又是亲又是抱地,弄得三胞胎是一阵的不适,他们怎么都这么恐怖啊!

同那十三个姨姨一样的恐怖——还是仙女妈妈最好,而且他们好脏哦!弄得他们满脸的口水。

一群的疯狂大认亲展开了,不一会的功夫,三人的身上塞满了见面礼,弄得他们是直皱眉头,发誓下次一定要远离这群人。

百花宫的碧水阁中,一群人坐在那里吃着水果,嗑着瓜子,透明的玻璃杯中,装着一杯杯的红酒,灵儿一身慵懒地躺在贵妃榻上,炎氏兄弟二人在一旁伺候着,三胞胎则是奔跑在百花丛间,好不快乐,由花奴陪伴着。

十二宫主以及百花宫龙门的所有人好不容易有了一次大团圆的机会,就剩下苍龙还没有到,而梅花、兰花、桃花、玫瑰、芍花、紫菀、六人则是各自在自己的男人怀中,只负责张口,有人按摩,把东西送到她们的口中,这种皇后般的生活,当然要好好地享受了,其中最大胆的就是桃花同山大王那一对是最让人气愤。

一群孤家寡人想要上前去给他们一顿,他们已经引起民怨了,桃花一身风骚般娇柔地躺在山大王宫季森的怀中,两人是口唇相交,边吃边热吻,还好太上皇以及皇太后已经去休息,不准备掺入年轻人的玩意,不然还不看的喷鼻血才怪,其他的则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毕竟桃花的妖艳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

梅花则是一副慵懒地坐在一张软椅上,夏侯文启在一旁为她剥去桂圆的皮子,温柔地喂进她的口中,梅花则是对她温和地一笑,两人之间的默契不可言表。

兰花在一旁为众人调试红酒,她的杀手相公上官凌云在一旁帮她打下手,两人偶尔的一次眼神交会,看起来是甜蜜无比。

上官凌云原是罗煞门的一名杀手,还是个少主。不过后来在一次的行动中受了伤,被兰花所救,慢慢地两人培养出了感情,只不过上官凌云的一张冰脸,仿佛是万年的寒冰一般,只有对着兰花的时候才会有一些味道。

玫瑰同龙千章则是在那里仍旧是热脸对上冷屁股,一个像团烈火般狂垫地燃烧,一个是爱理不理地横眉冷眼相对,龙千章也是不弃不累,不过两人的感情却是越吵越火,终于在昨天的夜里龙千章把这个火爆女给吃了,不过他们的相处模式却仍是没有任何的改变。

“臭男人,走开啦,不要贴这么近,我自己会吃。”

“玫瑰娘子怎么可以把破为夫的一番好意呢,来让相公喂哦!”说着又把剥好皮的葡萄喂进了她的口中,玫瑰也懒得理他,既然他愿意做奴才,她就欣然接受好了,而后把葡萄籽吐在龙千章的手中。众人一致觉得龙千章若是不做王爷,做个奴才肯定能够做到大内总管的位子。

天生的奴才样——

芍花坐在一旁抚琴,朱笑天最是命苦,一边要批改被紧急送来的奏折,一边还要抽出手,喂娇妻,唉——再次叹气皇帝难做,但是做这群女人的相公更难,一个个妻奴。

要说算是好点的,就要数轩辕彻了,紫菀的生性淡雅,不喜欢被人如此的伺候,所以两人是各吃各的,除了偶尔的亲密举动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很正常,两人一个淡,一个热,形成了互补。

轩辕彻是极尽所能地吃豆腐,紫菀因为一次次地反对无效,他最多安分一分钟,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只要不是太过分对她来说都无所谓。

“你们是不是也稍微应该顾及一下我们这些孤家寡人的感受啊,贴的那么近不嫌热啊!”修罗语带嫉妒地说道。

“怎么嫉妒啊,你也可以去找一个人来爱啊,不过不知道会是哪家的姑娘瞎了眼,看上了你哦!”桃花从宫季森的怀中抬起头,坏坏地说道。

“喝,笑话,像我玉修罗这般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美男子,能够被我看上的女子还没有呢?”

“咳!”灵儿轻咳一声,看样子她不在的这些日子这家伙是休闲太久了。

“那个当然,灵儿妹妹例外,她是天上的皓月,我这个萤虫之光怎么能够够的上呢,但是除了灵儿妹妹以外,像我这样的美男子想要找到能够配的上我的女子,实在是……唉……不易啊!所以我是宁缺毋滥好不好。”修罗狂妄地说道。

顿时惹来一阵的嘘声“没人要,就是没人要,不用再装了,再装也不会变成抢手货的。”兰花恶劣地说道。

“喂,兰花宫的,我可没有招惹你吧!”被人一阵的揭短,惹得修罗有丝的窘迫。

“你是没有招惹我,但是却让我很不爽,怎么样。”兰花一副有本事,你来咬我的表情。

看到修罗是顿时气闷,可是又不敢真的上前去咬他。

“哼,我是好男不跟女斗,不同你一般计较。”气闷,这群女人还真的很会打击男人的自信心。

“据说冥哥哥最近被一个小辣椒盯上了哦!怎么不见你带她出现呢?”灵儿看着幽冥说道,没想到一向最讨厌女人的幽冥会是他们这群人中最先得到真爱的一个呢。

幽冥被灵儿突然提到,脸色变得有些绯红,开始不自然了起来,真的是什么都瞒不过这个小魔女,她也是刚刚回来,他在塞外的事情她都已经知道了。

这次本来是去塞外办事的,可是却被当地的一个马场场中的独生女给缠上了,那个小辣椒虽然有些任性,泼辣,但却不失真性情,同百花宫的女子很像,所以他才会容许她胡闹吧!而且在她的身上,也有一些灵儿的影子,调皮捣蛋,却并不会过火,任性却还蛮可爱的,这也是他没有像对其他人一样,在三公里之外就把她剁成肉酱的原因。

“无聊的人而已,不值得灵儿如此的费心。”幽冥淡淡地说,即使是对她的感觉还不坏,幽冥还是没有承认,因为他并不想要在灵儿的面前谈论这些,灵儿是他曾经发誓要守护一辈子的宝贝,对于她的任何胡闹,他才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默许,可是现在究竟对于那个小辣椒是个什么样的心情,他自己也不知道,并且他现在并不是很想要去想这件事情,毕竟灵儿才刚刚回来。

灵儿眼中精光一闪,支起躺在炎夕怀中的娇躯,让炎悯停止继续按摩的手,走下软榻,来到幽冥的身边,一屁股坐在他的怀中,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而幽冥则是顺势搂住她的纤腰,省的她摔下去,灵儿的眼中闪着幽光“那这么说冥哥哥最爱的还是灵儿了。”

“是啊!就最爱你一个人。”幽冥点了点她的小俏鼻,无奈地说道。

“冥哥哥的怀抱好温暖哦,不知道会不会属于另外一个人的,灵儿好不舍哦!”灵儿继续撒着娇。

“那冥哥哥的怀抱永远都为灵儿一个人留着,其他的人,没有人有资格坐在这里的。”对着灵儿说话的幽冥眼神是无比的温柔,他们的小公主,他们活着的使命就是能够永远地守护她。虽然脑海中有一刻浮现出了叶尔曼明亮娇俏的小脸,不过转眼间又被他从眼前抹去。

“是么?那以后就算是冥哥哥喜欢的女子呢?”有人已经想要杀了她吧!好强烈的怨气哦,灵儿坏心眼地想道。

“没有人可以取代灵儿在我心中的位置。”幽冥轻哄着她,她总是让他们宠不够,即使是恶作剧,也无法对她做到真正的生气。

“呵呵……我就知道冥哥哥最爱的还是我。”哇!已经冲上来,甚至眼冒金星,灵儿故意在幽冥的脸上印上重重的一吻。

幽冥也没有拒绝,依旧是面带微笑地看着她,这是他们之间经常都会发生的事情,所以并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妥,可是看在另外一双美目中就不一样了,双眼爆红。

“你这个狐狸精,不许你霸着我的幽冥哥哥。”叶尔曼冲上来,拉起依旧在幽冥怀中的灵儿,上前就是一巴掌。

“啪!”结结实实的一巴掌顿时让所有人都呆住了,叶尔曼自己也傻住了,怎么会这样,她并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时被怒火给冲昏了头,现在幽冥哥哥一定会更加地讨厌她了,叶尔曼感到有些受伤,他竟然如此地喜欢那个女子么?

当叶尔曼转过头看到仍旧一脸笑嘻嘻站在自己身边的白衣女子时,彻底地呆住了,她总算明白了什么是云泥之别,以前在他们那里她算得上是草原第一美女,可是站在这名女子面前,最多只能够算得上是个小家碧玉,由于刚才她的头一直扎在幽冥的怀中,她并没有看到她的样子,只是听到了他们二人的谈话,原来她才是幽冥哥哥深爱的人啊,怪不得草源之花都入不了他的眼,原来这里竟然有这么一绝色的仙子。

就连身为女子的她,也不得不承认她美的连她都心动,而她发现她竟然连恨她讨厌她的能力都没有,她眼中散发的光芒是那么的美丽,充满了智慧,与调皮,输在这样的一名女子的手中她输得是心服口服,只是心中有一些不甘,她爱幽冥哥哥已经超过了爱自己,他占据了她的整个灵魂。

可是在幽冥哥哥想也不想地上前来帮她挡住自己挥过来的那一巴掌之时,她就知道自己是一点胜算都没有了,从她一路跟着他,同他相处的这些日子来看,他对女人的厌恶只能够用深恶痛绝来形容,可是他不但在他的怀中留了一个专属于那女子的位置,还毫不犹豫地为她挡去一巴掌。

幽冥看着眼前这个冲动有余,却没有大脑的笨蛋,皱了一下眉头,冷声说道“你为什么会在这。”

听到他没有丝毫感情的话,叶尔曼感到自己的心再次被人给捅了一刀“我……我……”

“是我带他来的”这时苍龙说道,想到昨天他路过一个酒楼之时,无意中听到有人在骂幽冥,感到一时有趣,就上前一听,就看到一名身着明蓝色衣衫的娇俏女子,在那里怒气冲冲地骂道“臭幽冥,坏幽冥,烂幽冥,竟然想要这样把我给甩掉,没那么容易,我一定要追到你,到时你就是我叶尔曼的相公,看你还向哪里跑,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的!”随后又是对着天大声喊道,这时一酒楼的客官全部都看向这个大庭广众之下大胆示爱的女子,呆住了。

叶尔曼这才发觉竟然所有人都在看着她,顿时脸有些微微地泛红,但是他们草原女子向来是不拘小节的“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叶尔曼怒气冲冲地大喊道,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呵呵,美女是有见过,但是还没有见过一个像你这样胆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示爱之人,既然那么想要嫁人,不如就跟着本大爷好了,做我的十三姨太,保证让你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一个面貌粗犷,满口黄牙的男子,一副自以为聪明地来到叶尔曼的桌前。

像所有的恶霸一样,后面随时随地地跟着三四个打手,以及一个尖嘴猴腮一看就是贴身的管家一般的小人,还真的是把强抢民女的混蛋角色发挥的淋漓尽致。

叶尔曼斜瞟了他们一眼,继续开始吃着她的饭,看都不看这群跳梁小丑。

恶霸看着她完全不给自己一点的面子,好像他只是一只跳蚤一般,有些恼羞成怒地说道:“乖乖地跟着本大爷走,你才会有好日子过。”

说着就向依旧呆坐着的叶尔曼抓去,却被她机灵地给闪过了,看着这个脑满肠肥的家伙,叶尔曼的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加上打手一共六个人,自己应该还能够应付地来。再看了一眼满室的人,都低下了头,没有一个胆敢管这个闲事的,看样子这人没少在此处欺压良民。

今天本小姐就好好地惩治你一番吧!

“哼……就你这装扮的獐头鼠目,膀大腰圆,满脸横肉,恶形恶状的大猪头,摘下来给你姑奶奶我当球踢我还不稀罕呢,还想要我去给你做十三姨太,我建议你不如去拿个绳子上吊来的快。我真替你爹娘感到无比的悲哀,竟然能够生出你这种不人不兽的东西,连蟑螂都比你有气节,他们没有被你的丑样子给吓死算他们的胆子大。”叶尔曼看着气的已经发抖的大蟑螂接着说道。

“就你这样也敢娶媳妇啊,不知道抢了人家多少好女儿,你罪不罪过啊!每天强上别人那种感觉很痛快么?可悲啊!可叹啊!竟然活了一辈子,连有一个愿意真心相陪之人都没有,估计你的姨太太每次陪你上床的时候,想的都是别的小白脸,这样才能够勉强忍受得了你,这种蟑螂都不如的丑陋样,才能够让自己不吐出来,还要忍受你十米之外都可以熏死人的口臭味。”

一旁的苍龙看着她,眼中闪过一抹趣味,这个小丫头的利舌同灵儿有的一拼!很适合百花宫,苍龙对她生起了一丝好感,若是她口中的幽冥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幽冥的话,这下就有趣了,那家伙可是出了名的讨厌女人。

除了百花宫的女子以外其余人距离他十步开外都可以血溅当场,而能够真正近她的身的却只有灵儿一人,从这个女子的话中可以得出就是他们相识,甚至关系匪浅,但是却仍旧活着的,怎么能够不让人感到高兴呢,看样子又有趣事可做了,真想要看看那家伙去掉那张冷死人的冰脸以后是个什么样!苍龙坏心眼地想到,同灵儿在一起什么没学到,就是一个个的恶作剧的本事都增加了。

“你……你……这个叼嘴的死丫头,看我抓到你以后,让你尝尝看什么是真正的男人。”蟑螂脸怒极地喊道。

“真正的男人就是像他这样的,看看人家的长相,再看看你的,唉……真是悲哀啊!可悲啊……可叹啊!”叶尔曼继续加油添醋,指着一旁看热闹没有说话的苍龙说道。

被突然点到名的苍龙抬起头,对众人点头一笑,又继续喝起茶来,不过一双耳朵可是竖的直直的。

他突然抬起头的一笑,叶尔曼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了起来,不过他同幽冥哥哥还真的有一拼,同样的帅,草原第一美人的她竟然再次被人给如此的忽略,叶尔曼还真的有些沮丧呢!

蟑螂脸也看到苍龙俊美无比的脸,有丝的恨意,故意藐视地说道“不就是一个小白脸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看我废了他以后,再好好地对付你,让你看看我的勇猛,保证让你尝过以后再也无法离开。”蟑螂脸说完就让属下去对付苍龙。

叶尔曼一看正想要上前帮忙,却看到那四位打手,在还没有靠近男子桌子之时都已经全部趴下了,而他们身上的武器正是四个半截的筷子。男子站起身,优雅地擦了一下嘴角。直接踩着打手的身体走过,来到蟑螂脸的面前,手微微一抬,蟑螂脸已经吓得尿了裤子。

“呜呜,大侠饶命,大侠不要杀我,我上有八十老母要养,下有小啊,求大侠饶命啊,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蟑螂脸抱着头,跪在了地上。

这个男人太恐怖了,他竟然还没有看到他手动,他的四名手下就已经倒在了地上,他可是深刻地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

“孬种!”叶尔曼不屑地冷哼。

这时酒楼中其他的客人都笑了起来,没想到这个恶霸也有这么一天啊,他平时仗着家里有几个钱,鱼肉乡里,欺压百姓,强抢民女是坏事做尽,人们全部都是敢怒不敢言。因为得罪了他们就等于得罪了阎王爷。

“城南,陈霸天,父亲陈天霸,两人专做一些欺压百姓,鱼肉乡里的勾当,强抢民女,打家劫舍,你们可谓是无恶不作。回去告诉你父亲,就说龙某人今晚拜访贵府。”说完一脚踢开眼前的陈霸天,走到叶尔曼的面前,笑着说道“走吧!”

“嗯?”叶尔曼不解地看着他,虽然刚才感觉他很英勇,但是她喜欢的可是只有幽冥哥哥一个人啊!

“怎么,还不走,还是你想要去给那家伙当十三姨太。”苍龙眉头一挑说道。

“哦!可是……啊……”还不等她说完,苍龙一把抱起她飞了起来,跳过众人,落在了门口。

“你做什么啊?我可是已经有了喜欢的人,虽然你也很帅,武功又好,但是我只爱幽冥哥哥一个人,你不用白费心机了。”一落地叶尔曼就连忙跳开,满脸防备地说道,脸上带着微微地绯红,连幽冥哥哥都还没有抱过自己呢,竟然被一个陌生的男子给抱了。

“呵呵……”苍龙有趣地看着她防备的神色。

“你笑什么?”坏家伙,占了她的便宜,竟然还能够笑得如此纯洁。

“你会不会想的太我了,而且小姐,放心,我对你是绝对没有一丝丝的意思的,我之所以抱你,并不是我想要抱你,而是你自己看吧!”苍龙两手一摊,指着瞪大双目,死不瞑目的蟑螂脸。

“啊!他死了?”叶尔曼惊讶地说道。

“他若是不死,刚才死的就是你了。现在明白了,不要想太多了。”说完就独自走开了,叶尔曼一下子整张脸都红透了,羞死了,人家明明是为了救自己,而她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太不应该了,不行,她要向他道歉。

叶尔曼连忙追上正要去牵马的苍龙“多谢恩人的救命之恩,刚才是尔曼的不是,误会了恩人,尔曼在此向恩人道歉了,希望你能够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同我一般计较好不好。”叶尔曼在苍龙的后面跟着说道。

苍龙看了她一眼,笑了笑“算了,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你不用自责了。”拍了拍马头,安慰了一下。

“可是我还不知道恩人的尊姓大名呢,到时我找谁去报恩啊?”

“有缘的话,我们还会再见的,至于名字就无所谓了。”说完就要上马离开。

“我叫叶尔曼,是昆山马场的人。”叶尔曼突然喊道。

昆山马场,苍龙的眼中精光闪过,看来应该不会错。苍龙停下上马的动作,来到叶尔曼的身边“你同幽冥是什么关系?”

“幽冥哥哥,你认识他么?还是你知道他现在在哪?”一听到幽冥叶尔曼立即来了精神。

“应该知道,你先告诉我你们是什么关系,还有你为什么要找他。”

“你为什么会这么问,你的武功那么高,该不会是幽冥哥哥的仇人吧!我绝对不允许你伤害幽冥哥哥,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叶尔曼防备地说道。

苍龙轻笑一声,这丫头的想象力是不是太丰富了,他若是冥的仇人,还会同她说那么多啊,何况就凭她的花拳绣腿还想要把他怎么样啊!“刚才我可是还听到有人要对我报答救命之恩呢,怎么转眼又是一副如此的神情。”

“嗯?你的救命之恩,我会单独报的,但是若是你想要伤害幽冥哥哥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叶尔曼就像是要保护小狼的母狼一般,防备地说道。

“呵呵……有趣,你觉得我若是把冥怎么样,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能够替他报仇么?”看样子冥还真的是遇到了一只有趣的小考虑呢?不过对于她,他只是认为有趣而已,也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同她说那么多话,她算是除了百花宫以外,唯一让自己不是太反感之人了。

“冥,你认识幽冥哥哥,你们是朋友么?”听到他的话,叶尔曼那个小脑袋迅速地反应到。

“幽冥哥哥,呵呵……若是你的幽冥哥哥确实是某个人口中的冥哥哥的话,应该就没有错了吧!”苍龙故意地说道。

果然见叶尔曼的脸色变了变“冥哥哥?”还记得自己头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称呼他冥哥哥,他当时脸色阴冷地瞪着她“不许叫我冥哥哥。”“为什么不能够叫啊,我就喜欢叫你冥哥哥啊?”

“若是下次再让我听到这个称呼,我绝对会杀了你的。”幽冥的眼神暗了下来,里面充满了嗜血的光芒。

“幽冥哥哥!”叶尔曼呐呐地喊道,幽冥眼中的嗜血光芒迅速地褪去,转身离开,可是叶尔曼却知道他允许了,可是就是不能够喊他冥哥哥,其他的什么称呼都无所谓。

“有人喊他冥哥哥么?你认识那个人?”叶尔曼艰难地说道。

“当然,那个人是他的宝贝,而且他也只允许她一个人如此喊他的。”不只是他的,也是他们的宝贝,苍龙在心中说道,不过这句话他却没有告诉叶尔曼,故意地想要看她的反应,苍龙发现自己真的是越来越恶劣了。

“他的宝贝,真想要看看那究竟是怎么样的女子,能够打动幽冥哥哥的心。”叶尔曼神色黯然地喃喃低语,不过她的话还是一字不漏地进入了苍龙的耳中,苍龙的眼神闪了闪,希望到时你不会打退堂鼓才好啊!

“你知道他现在在哪么?能够带我去么?”叶尔曼满脸希望地看着他。

“你不怕我是坏人了么?”这丫头的变化还真快呢。

“不怕,因为我的心告诉我你是个好人,心是不会骗人的。”苍龙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心是不会骗人的。

记得刚开始认识那个小魔女的时候,她也说过同样的话,看样子若是有谁能够打动幽冥那颗铁石一般的心,也只有眼前的这名女子了,就凭她那同灵儿有些相似的性格。

“那好吧!我可以带你去,但是你要先保证一点,就是无论如何都不要放弃幽冥,要一心守护住你们的爱情,就算目前你是一头热,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被你打动的。”不然恐怕她进去以后若是不能够为百花宫所留,那么下场恐怕会很惨。

“嗯,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用心地去守护住幽冥哥哥,总有一天我会让他同样地爱上我的,谢谢你!”叶尔曼高兴地对着苍龙道谢,虽然还不是太明白他的意思,但是她却知道她一定不会放弃幽冥哥哥的。

“那好,我们就上路吧!”苍龙牵过他的宝马,一跃而上。

叶尔曼也牵过一匹汗血宝马飞身跃上,骑在马背上的她看起来是英姿飒爽,苍龙不自觉地吹了一声口哨,除了自家那几个女人,她是他见过的女子中骑马最漂亮的一个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